独家版权是“毒药”还是“蜜糖”?

藥音乐2019-10-17 09:59:54

2017年的音乐圈里有哪些关键词?嘻哈?民谣?直播?人设?独立?一场版权之争,让“独家版权”这个词进入了大众视野。独家版权是“毒药”还是“蜜糖”,是音乐传播的拦路石还是音乐产业的保护伞?高速发展的互联网数字化时代,音乐在变化,音乐人也需要进步。

独家版权 = 一家独大的霸权?


独家版权,听上去像是“独家垄断”。我们听到越来越多抱怨的声音:独家版权影响了用户体验,为了听到更多更全的歌曲,歌单里一首首变成灰色的曲目,让我们不得不下载多个音乐软件,使用严重不便。但是“独家版权”,真的是一家独大的霸权吗?


早在盗版盛行的90年代中期,一个播放器,音乐免费听。这样的环境使用户们养成了免费获取的习惯,然而没有了经济收入的歌手们却苦不堪言。华语乐坛十年间几乎一潭死水。



多年来受限于艰难营生,成名歌手无心创作,新生力量更是难以出头。直到国家版权局“最严版权令”的颁布,快被盗版拖垮的音乐行业终于迎来了重新崛起的机会。独家版权的存在,正是要告诉“被宠坏”的大众们:音乐有价,同样是需要真金白银去买的。


事实上,独家不等于独占,它更接近于“独家代理”。任何商业集团不得越界行使音乐版权集体管理,购置的大量独家版权必须分销给其他平台,绝不允许一家独大,垄断市场。这是市场规律使然,也是法律强制的规范。



掌握版权者,主宰在线音乐话语权



早在2015年10月,网易云音乐就以“预付+分成”的方式取得QQ音乐转授的音乐版权150万首,耗资上亿,成为版权局相关规定出台后国内第一个转授权案例。


2017年5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TME)拿下环球音乐独家版权,业内流传此番花费高达3.5亿美元。


2017年9月,阿里音乐与腾讯音乐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将自己独家代理的音乐版权和资源转授给对方,曲库数量达到百万级以上。


(网易云音乐上灰色的曲目)

网易云音乐上线四年来,凭借个性化的推荐技术和音乐社交氛围后来居上,用户突破4亿。走心的营销、创新的模式,成为吸睛和培养死忠粉的绝佳方式。可以说,成绩赫然网易云音乐,已经成为TME在国内在线音乐市场中最强劲的对手之一。但作为一个音乐APP,首先要满足用户“听音乐”这个最基本的需求,失去了这个基础,再多的修饰都显得美中不足。在此局面下,版权作为整个音乐行业的根基,就成为制约其他平台最有利的武器。

网易云音乐当然没有忽视来自音乐版权的硬伤。

2017年12月4日,网易云音乐获得Kobalt Music多达60余万首的录音及词曲作品版权。

12月8日,天娱传媒批量热门歌曲正式在网易云音乐全新上线,其中包含华晨宇、陈翔、白举纲等大量天娱艺人演唱的歌曲,甚至还有李宇春、周笔畅、谭维维、张杰等歌手在天娱时期演唱的歌曲。

一个月内多达四次的版权合作官宣,都彰显了网易云音乐为了弥补自身在音乐版权上的短板所做出的努力。

行业在进步,市场在规范。开放的版权态度逐渐形成,在线音乐平台可以用合理的成本费用购买音乐版权。长此以往,一个手机要下载多个APP才能听到更多歌曲的时代,终将结束。未来,我们将有希望“独宠”自己最钟爱的音乐软件。



坚持版权,给予年轻梦想家无限希望



在独立音乐人逐渐主流化、各大音乐平台都在抢音乐人的形势下,越来越多的新生力量破土而出,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曝光机会和身份认同。像赵雷、陈粒这样有实力的独立音乐人,终于能够靠自己的音乐谋生。更让人欣喜的是,音乐市场还得到了多元化的发展。不只是流行音乐歌手,其他派别如民谣、摇滚、电音、古风等小众歌手和音乐创作者,也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虽然我们在音乐版权保护上还存在许多问题,但我们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步着。各平台争奇斗艳,为留住用户不断努力和改善,最终受用的还是用户。音乐市场的规范和歌手权益的保护,也定会日益完善。


打击盗版,规范音乐市场,无论是音乐平台还是音乐人,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作为普通用户,我们也还需努力。


毕竟,能让音乐人更有尊严地生活,能让喜爱的歌手安心创作出更好听的歌曲,能见证整个音乐行业的繁荣衍变,只是多下载一个APP的麻烦,又算得了什么呢?


藥音乐

校园原创音乐IP孵化平台


微博:@藥音乐

网易云音乐:藥音乐官方账号


原创音乐人入驻:

返回对话框界面—“音乐是藥”—“我是原创音乐人”


音乐是治愈良药

-不弃疗,扫码关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