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 没听过南山南,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民谣!

雅片馆2020-08-07 14:00:30

一本有情怀的手机杂志

2011年,马頔在豆瓣发起了一个活动,拉了几个各地一些玩民谣的年轻人成立了一个组织——麻油叶,名字取自他的名字拆开的谐音——马由页。




后来又陆续拉了花粥、徐强等民谣歌手进来,2012年随着宋冬野、花粥等人的作品在豆瓣走红,这个组织的知名度也越来越大。


2015年,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中的学员张磊唱了《南山南》,让导师和在场观众感动落泪,那英赞叹道“扛起了民谣的大旗”。那时节目的观众只知道张磊,并不认识歌曲的原作者马頔。



于是马頔站在法律角度出声替自己维权,此举虽招致了无数非议,但是自此,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马頔,马頔也迅速成为了民谣界新生代表。


马頔在一夜之间微博暴涨了40万粉丝,而他的长相因为在民谣圈里算得上是佼佼者也收获了一大票喊着“要给他生孩子”的迷妹,虽然这群人跟今年在“你的男孩TT”和“红花会PGONE”微博下喊老公的是同一群人。



当时的《南山南》获得了年度民谣单曲等奖项,这首歌从没有多少人知道的一首小众民谣一跃成为热门金曲、手机彩铃,被称作民谣中的“小苹果”,他掀起了一股“马頔热”,刮起了一阵“民谣风”。


俗话说“人红是非多”,《南山南》的爆红让很多人喜欢上马頔,也不可避免地将他推出来,接受质疑和批判的声音。有人说,他把一大票原本对民谣没多少关注的人拉进了民谣圈。



作家韩松落在《民谣为什么突然火起来了?》中写道:“事情可能是这样的,在城市化加速的同时,年轻人一边沉浸在城市化的便利和繁华中,一边却在渴望逃离。一代又一代年轻人走的都是同样的路,在变老之前,有点不安,有点不甘,总想着逃出去,日夜欢聚,哼唱着来自高地上的歌谣。”


现在人们所熟知的民谣中,描绘的通常是远方、孤独,或者以爱情、姑娘、离别为元素,都是煽动性强的情绪以及容易感染大众的场景。



当马頔从小众文青,变成大家“纷纷作嫌弃状以显示自己品味高雅”的过街老鼠,当他们说,麻油叶也烂透了,俗不可耐时。


宋冬野的长微博里写道,“要知道,在麻油叶成员们都在苦苦追求每场150块演出费的时候,大家说麻油叶都牛逼;在宋冬野混好一点之后,大家说麻油叶里宋冬野傻逼,尧十三马頔贰佰牛逼,在马頔也混好一点之后,大家说,宋冬野马頔傻逼,尧十三贰佰牛逼。可能过些日子尧十三和贰佰发了专辑,我们还会听到‘麻油叶全是傻逼’这样的话。”


马頔这个名字被《南山南》绑得很紧,就像宋胖子的《董小姐》一样。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一个人的成名曲并不能代表他的全部。


除此之外他还有“忘掉名字吧,我给你一个家”的《傲寒》;还有“那时你爱顾城的诗,也学他总戴帽子”的《时间里的》;还有“可我还是觉得这世界不是特别好”的《海咪咪小姐》;还有“总有一天我会变成一只不再垂涎自由的鸟,在你的笼子里陪着你衰老”的《孤鸟的歌》。

也许马頔在创作《南山南》这首歌的心境和现在早已经不同了,但对一首歌的评判如此纠缠实则意义并不大。


不管是有人说他歌词无故矫情,无病呻吟,还是说他作曲简单幼稚,站在客观的角度上,都不能抹杀它曾让一票以“文艺青年”自我标榜的人热泪盈眶过的事实。



被讽刺也好,被挖苦也罢,都是树大招风之后可以预料的结果。 


但不管外界如何评价,马頔都是崛起于民间、独立于主流视野和评价体系之外的新鲜力量,极具活力与创造性。//



推荐阅读


o  音乐 | 周杰伦的曲,方文山的词,是世上最美妙的相遇

o 音乐 |《明日之子》落幕,三强美颜+金曲速递

o  音乐 | 专属 MC Hotdog 的嘻哈歌单




温馨提示:平台刊发内容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真诚感谢您的阅读/点赞。

合作联系:181-0772-5500   |   投稿邮箱:286538010@qq.com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