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唱成都算什么,驻马店才是一切逼格的照妖镜

新周刊2020-01-12 06:41:42

本文经南周知道公众号授权发布。


南周知道丨nz_zhidao


尽一切可能去发现我们的用户想知道的信息,

让知道成为一种享受。

▲关注南周知道请猛戳二维码▲


对于这个问题,答案应该是:没有吧。因为,驻马店是一切逼格的照妖镜。


驻马店是民谣歌手的滑铁卢,是文艺青年的阿克琉斯之踵,是燕郊伤痕文学大拿无法安放的淡淡乡愁。是秋裤党,是搓澡巾,是蚌埠回旋,是.....

“南周知道”跟你严(dou)肃(bi)聊聊民谣与驻马店的那些事。


2017年2月7日,《歌手》第三期拍摄(彩排)现场花絮照。(东方IC/图)


自媒体向来见风使舵,前几日还在一窝蜂歌颂赵雷的现世美好,一篇唱反调的10万+下来,立马又做恨铁不成钢状,板起面孔以《成都》为靶心数落起民谣创作方式的俗套平庸,数据之凿凿,姿态之周正,全然不顾当初“我早知道他会火”的伯乐式笔锋。

其实赵雷挺好的。吉它扫弦毫发毕现,像一把篦梳,把微醺嗓切割成一缕缕声线,不疾不徐四散流淌,和声如隐若现蒙上一层宣纸,箫、钢琴次第跟进,慵懒中隐含着憧憬。用我的好朋友,中国文化记者翘楚骨猪老师的话说就是,《成都》迎合了现代人“小确幸”的脆弱神经。给人以扎根、打万年基的安定感。


现如今,这款耳膜“暖手宝”可不好找。

成都。天府之国。休闲之都——一个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地方。正确打开这座城市的方式一定与众不同。就像阿拉上海银不会承认挤满乡巴佬的南京路是魔都的橱窗一样,即便逛不起久光百货,至少懂得周末时光压压淮海路吧。熙熙攘攘的春熙路、锦里节奏过于纷繁,并不符合悠闲懒散的城市性格。

与此同时,串串、麻辣烫、冒菜只配出现在Mike隋的脱口秀当中。Get到“王三薄要巡演”、“人界畜界”、“奶猪她妈的洁癖”这些深井哏,才是高阶知识分子的在锦官城的接头信号——鄙视链条源远流长,逼格心理学社会诱因博大精深。

然而,这些标签全都没出现在《成都》这首写成都的歌词当中。整首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与这座城市有关的名词就只有“小酒馆”、“玉林路”。“国安牛逼”的工人体育场才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Mao只是当地人泡外地妞的小酒吧,它能代表北京吗?凹凸空间能代表广州吗?小酒馆能代表成都吗?

而稍据成都生活经验的土著都会知道,玉林路走到尽头的,只是……


2016年12月31日,民谣歌手李志在南京奥体中心体育馆深情演出。(东方IC/图)

尽管如此,这仍然是一首诠释成都诠释到骨子里的民间市歌代表作。相较于五条人讲故事式的娓娓道来,赵雷运用的表达方式更为写意,更为朦胧,情愫若即若离,恩怨欲说还休,营造出不清不楚的暧昧意象。

暧昧,不三不四、不清不楚,说了跟没说一样。“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是,“乒乓少年”(《杀死那个石家庄人》万能青年旅店)只有在石家庄背向我才那样飒爽决绝,“王二姐”(《贤良》苏阳)站在银川月光下的街道旁才最妩媚、凄凉。

李健在王菲翻唱《传奇》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另类和小众不一定是一个值得标榜的东西,它只是你现阶段的状态。任何歌手别以小众为荣,如果你特别小众,说明你做得还不够好。”

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气质,一位歌手有一位歌手的宿命。你无法压抑一个民谣乐迷对流行乐迷的傲慢,就像你无法消除城市原住民对外地人的偏见。《成都》这首歌配得上成都这座城市,如若非要对赵雷的音乐品味发出质疑,那么反过来倒推,成都又比别的地方好得到哪里去呢?

同样是土鳖小城,屌丝之光。郑州至少可以“为了爱情去过那里”,国际庄则笼罩着河北师大附中乒乓少年的朦胧圣光。Only驻马店,唯有驻马店,有且只有驻马店,木有忧伤木有彷徨木有初恋木有青春木有回忆木有姑娘,什么都没有。一切忧伤的彷徨的初恋的青春的回忆的姑娘的现世美好,加上驻马店的前缀,逼格便瞬间坍塌,无处遁形。

驻马店是地域黑的终极封印。从汝南到驻马店,这是片被古老农业文明诅咒了的土地。在世人的偏见当中,在驻马店,你不能像“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那样,“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因为驻马店的下水道没有井盖。

驻马店是范爷齿缝的韭菜叶,是唐纳德·特朗普的发胶摩丝,也是志玲姐姐说梦话时的胡建口音。驻马店连肯德基都比别的地方骨头多,驻马店的星巴克不卖超大杯咖啡,前提是驻马店有星巴克的话。

啊。驻马店!生命之光。灵感之火。魔幻现实的坚定旗手。后现代主义的永恒母题,东方的约克纳帕塔法。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