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民谣遇上极地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纪录片极地2020-07-31 15:52:04


民谣。

这是个会戳进很多人心里的词。

有人说,这是独立音乐人最好的时代。它不再小众,越来越多的耳朵听到了创作者的声音。民谣歌单日益丰富,民谣歌手不再贫穷,一个个走向荧幕。

 

我和你们一样,有着一个盛满民谣的歌单。


小时候,它是这样的。

它是《红河谷》里人们怀念微笑的村庄;是阳春三月晴空下,一望无际的《樱花》;是只知道旋律很美,却始终看不懂歌词的《绿袖子》;是妈妈对我讲述的《大海啊故乡》;是《让我们荡起双桨》里倒映着的美丽白塔。

 

后来,有人告诉我,那只是歌曲,不是民谣。

民谣应该是这样的。

它是爱写日记,会将头发盘起的《同桌的你》;是梦中在远方流浪着的《橄榄树》;是在南方艳阳里大雪纷飞的《南山南》;是巷子里飘满煤炉味道的《关于郑州的记忆》。


我的民谣歌单一直在丰富着。

不管歌曲也好,旋律也罢,只要是喜欢的音乐,统统把它加入了民谣歌单里。


民谣,民谣。我不成熟的把它理解为民间流传的歌谣。

没有流派,不限风格。只要能在心里流转的,皆为民谣。


现代民谣唱火了很多城市,郑州,丽江,安阳,南京,兰州,大理...当然,还有成都。

但有一个地方,有人称它为超脱尘世的乌托邦,更有人说它是纯净自由的《极地》。

是的,西藏。


在我们的脑海里,西藏和民谣,浑然一体。

在创作者们的笔下,西藏是民谣里吟唱的爱和自由。


当民谣遇上极地



现在,小编要分享一份关于西藏的民谣歌单。(没有放到文章的音频大家自行搜索辣~)


1.《回到拉萨》,郑钧,1994年

这首23年前发布的歌,陪伴着很多人走进了拉萨。而与之相反的是,郑钧在写下这首歌的时候,还没有去过西藏。他说,要为一些无忧无虑的日子写首歌,这种感觉就像是想象中的西藏。


于是他这样写道:

纯净的天空中有着一颗纯净的心

不必为明天愁也不必为今天忧

来吧来吧我们一起回拉萨

回到我们阔别已久的家


拉萨早就超出了城市名字的范围,它更像是个魂牵梦萦的符号,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

这首歌为什么能受到如此多喜爱?应该是它带着大家去到了心里的拉萨吧。


2.《一个西藏》,六个国王,2008年

六个国王在《九个远方》的专辑里发布了首歌叫做《一个西藏》。

一座高原

一个西藏

十万边疆

五百山水

三千佛唱

张子选把西藏写进了他的很多诗里。而这一首,六个国王把它唱了出来。如果说,郑钧唱的是西藏的灵气,而六个国王唱出的则是西藏的生活。

路上,梦里都是家乡;家里,梦里都是西藏。

这是对这首歌最美的评价吧。


3.《转山》,夜叉,2011年

夜叉乐队,作为国内新派金属的开山之祖。一首《转山》,却充满柔情空灵。

拉萨河,甘丹寺,雄鹰,蓝天,雪山。悠远的吟唱,伴随这些经典的西藏景象,常常把人拉回到那个天高地阔的极地。

有人在过唐古拉山的时候听了一路,有人在骑车时听了一路,我便如歌名所说,在转山时听了一路。


4.《南迦巴瓦》,Before the Sunrise, 2015年

南迦巴瓦,秘境林芝,百里桃林。这应该是很多人心里春天的样子。

不少人慕名到过南伽巴瓦峰脚下,却有更多的人不曾见过它。终年云雾缭绕的南迦巴瓦,据说,只有足够心诚,才能看见它云雾消散后的容颜。

在这首没有歌词的后摇音乐里,穿插了一段六字大明咒: 嗡嘛呢叭咪吽(OM MAŅI PADME HUM)

当你站在南迦巴瓦脚下,这是最诚挚的祈祷。


5.《第三极》,许巍,2015年

作为大型纪录片《第三极》的同名主题曲,老许的确是传唱的不二人选。

有人因为纪录片喜欢上了歌儿;也有人因为歌儿喜欢上了纪录片;有人因为《第三极》去了西藏;也有人因为《第三极》找到了人生另一半。

旅人等在那里

虔诚仰望着云开

它是世界屋脊,它是第三极。


6.《风马》,郑钧,2015年

由想象中的《回到拉萨》,到游历藏区后的《风马》,从1994到2015,21年的光阴,让老郑从直接纯粹的呐喊,走到禅修的平静。

老郑说:见天,见地,见众生。

在风中飘扬的风马旗,是藏语中的“撒隆达”,也是我们熟知的“经幡”。它不仅是藏族古老的文化传统,更是人们对自然和生命的礼赞与祈祷。

平等的拥抱

贪婪已放下

从此再无牵挂

寂静中绽放

把悲歌且欢唱


7.《阿刁》,赵雷,2016年

这首歌一开头,赵雷就讲述了这样的的画面:

大昭寺门前铺满阳光

打一壶甜茶

我们聊着过往


我相信,这是很多去过西藏人的共同记忆。大昭寺没有变,雪域的阳光没有变,甜茶没有变,变的是聊着过往的人群和时光。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鼻子一下就酸酸的。大概是因为在那里生活过吧。

有人说阿刁是他拉漂时的姐姐,又也许,是写给在极地生活着的所有善良的姐姐。

反正她不是这世界的人

没必要在乎真相

她是阿刁

她是自由的鸟



懂音乐的人告诉我,你这样分类不对,摇滚和后摇怎么能分在民谣里?

那民谣到底是什么呢?什么样的定义才是最准确的呢?

一定要缠绵吗?一定要小众吗?一定要唱遍南方北方吗?


我固执且不成熟的认为,民谣就是所有能唱进心里的歌谣。

意大利的民谣热情,英国的民谣悠扬,日本的民谣悲愤,西班牙的民谣狂放。

可当听到极地人哼唱民谣的时候,我知道,民谣,远不止于此。


当极地遇上民谣



1. 没有伴奏的《邦锦梅朵》

墨脱,未通公路的加热萨乡。

这是一间没有任何乐器的小学音乐课堂。仅凭着老师教一句,学生跟着唱一句,来学习这首《邦锦梅朵》。

课堂上常常出现这样的场面:



音调像兔子一样跑得哪里都是,这大概是关于跑调最动听形容词。

大山深处的孩子更需要音乐。


山路、陡坡、没有年轻人的村庄,仍然挡不住一台钢琴的到达。背夫们背负的不仅是一台钢琴,更是孩子们的通往音乐世界的快乐。



邦锦梅朵真美啊  开在草原上

邦锦梅朵真美啊  开在雪山下

邦锦梅朵真美啊  阿妈心中的歌

邦锦梅朵真美啊  唱给太阳的歌


2. 天地间三个公主的歌唱

那曲,扎达。

三个老奶奶围坐在一起,聊起从前,开怀大笑。她们是这辈人里最后的老奶奶,她们亲切的互相称对方为大公主,二公主,三公主。虽然她们的皮肤黝黑,脊背佝偻,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


回忆起从前,她们是这样说的:



年轻的时候有很多开心的事

心情像天一样晴朗 每天都唱歌

人死了要唱送别的歌

播种的时候给青稞唱歌

丰收的时候给田地唱歌



她们是极地之中最美丽的公主,唱啊,跳啊,怀着善良的心过着一生。




3. 最后的说婚人

那曲,班戈。


占堆是最出名的说婚人,拥有着逐渐没落的技艺——说婚艺术。

年老的他坚持骑马去参加婚礼,因为他觉得:

马的味道比车的味道,更能给婚礼带来福气。

他说了一辈子的婚,临行前,站在天地之间,对着纳木错这样唱到:



神圣美丽的纳木错啊

圣洁的纳木错 被严寒冻结

被严寒冻结的湖面

太阳升起金色的光芒

洒在冰冷的湖面

温暖湖水

也温暖我们的生活


山谷里飘荡着孩子的歌声,草地间流动着老奶奶的曲调,湖边回响着老爷爷的唱诵。这些,都是最为动听的极地民谣。不仅流转于大山大水之间,更是带着对生活的热爱,对善良的坚持,或者只是因为快乐,只是因为想唱,把歌声唱到了人们的心里。


民谣的生命



什么是民谣?

以前,我觉得是动听的歌谣,现在,我觉得它甚至不需要特别的曲调和歌词。只要是喜欢的声音,皆可为谣。包括不经意间的哼唱,洗澡时随意创作的音符。


创作者们用西藏吟唱爱和自由。

极地人把爱和祝福唱进生活。

它们,皆为最美的民谣。


那么,你听到民谣时,想的是什么呢?

是音乐?

是心情? 

还是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发生过的故事?

敬请期待,在极地故事里哼唱着的民谣。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