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完结短篇《情有不甘》厉北城 宋民谣 全文阅读txt

书虫小说屋2019-06-07 20:30:05

第一章


雷雨轰鸣,划破了黑夜的宁静。


“啊……”


一道纤细的身影突然从床上弹坐起来,冷汗湿透了她的身体。浑身因为恐怖的梦境而颤抖


着。


窗外雷雨未停,轰隆隆的声音伴随着一道道闪电,照亮了空荡的房间以及宋民谣的脸。


宋民谣从小就怕打雷。


她颤抖着。打了个电话给厉北城。


电话过了很久才接通。男人充满磁性的熟悉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什么事?”


“北城,已经凌晨一点了。你什么时候回家?”


“宋民谣,你半夜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个?”他的声音很冷淡。带着隐隐的怒气。


宋民谣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过厉北城了,他也一个星期没有回过这个家。宋民谣的这通电


话,在厉北城眼里,不过是一个笑话。


“爷爷催着我们生孩子,你忘了吗?你就不怕我告诉爷爷你一周都不回家的事情?”真是可


悲。她希望丈夫回家只能搬出爷爷来威胁他。


厉北城对着电话吼道:“宋民谣,你怎么这么贱!”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忙音,宋民谣眼眶阵阵泛红,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却努力装作轻松的样


子。接着未完的话说道:“……我在家等你。”


夜里到处都是暗色一片,唯有刺目的闪电划破夜空。大雨倾盆像是要淹没整座城市。


车灯越过雨帘直直照进屋子里,宋民谣抱着膝盖等。


没多久,‘砰!’的一声房门被踹开,厉北城阴沉着脸。冷淡的视线落在宋民谣身上。


她喉咙干涩发紧,手指不自觉的攒紧:“你、你冷吗,我给你放热水洗澡……”


厉北城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弧度,一边走过来一边脱衣服。


鞋子、外套、衬衫、裤子、*……


衣服越脱越少,他眼里积聚的风暴越来越狂躁。


宋民谣呆了,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不可置信的表情近乎呆滞。


厉北城身材保养的很好,倒三角的身形,腰上有腹肌人鱼线,宋民谣脸红了,心脏狂跳。


嘶的一声,厉北城粗暴的将宋民谣的睡裙撕了个粉碎。


“啊!”皮肤突然接触到冰冷的空气,宋民谣立刻伸手抱住了自己,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你想干什么!”


“干你!”


天空突如起来的闪电,应得卧室惨白一片。


宋民谣双手被绑在背后,被身后男人粗暴的动作逼得往前倒,腰痛的几乎要被折断,她想爬


开,却被身后的男人按着脊梁骨,硬是让她跪趴着。


“你叫我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厉北城用力掰过她的下巴,逼迫她看向自己,冰冷的唇贴


着她的面颊若即若离:“宋民谣,看看你淫贱的样子?巴不得我艹你是不是!”他英俊逼人的


脸上满是戾气,哪里还有平日清冷俊逸,风度翩翩的样子!


宋民谣死死咬住了下唇,脸色苍白如纸,身体也阵阵发抖,心里的疼痛甚至盖过了身体被狠


狠贯穿的痛,厉北城丝毫不怜惜她的第一次,不停的在她身体里冲撞,用不堪的话语羞辱


她!


“宋民谣,你最好一次就怀上,你恶心的样子真让人反胃,我不想再碰你第二次!”


宋民谣一点也不想在厉北城面前示弱,但是眼泪怎么也忍不住,她嗓音沙哑:“厉北城,我


恨你!”你有什么资格恨我,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如果不是你,和我结婚的就会是舒倾,她也不会


伤心出国!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要出现!”


厉北城退出少许,又重重的进入,宋民谣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身体仿佛被撕裂成了两半。


“我才是宋家千金,和你有婚约的是我,和你结婚的人也该是我,她陆舒倾不过是鸠占鹊巢


而已!”宋民谣想不明白,她只是走丢了几年,晚出现了几年,所有人竟都忘记了她。


厉北城掐着宋民谣下巴的手又收紧了一些,眼中满是厌恶:“就凭你也配!”


“就算不配,我也是了!”宋民谣不甘的吼道!


话音堙没在一次次的攻击里,厉北城钳着她的下巴,在她身上喘着粗气,毫无顾忌的肆意挞


伐,像不知餍足的野兽,不断地索取,*。


宋民谣闭上双眼,因为疼痛而泛起的冷汗和着眼泪滑落到黑色的长发里,消失无踪迹……


第二章


宋民谣以为自己会死在厉北城身下,然而没有,大半个夜晚过去。她还很清醒,身体上到处


是斑斑点点的红痕,仿佛在提醒着宋民谣。她有多么的不堪。


她仰面躺在床上。忍受着不可言说的地方传来的疼痛,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厉北城在她身体里释放过后。没有急着离开,他靠着床头点了根烟。低沉的男音在房间里响


起。


“宋民谣,舒倾她跟你不一样。她从小无父无母,被宋家收养后也生活的小心翼翼,为了成


全你,她甚至躲避我选择出国。她那么善良,又脆弱,你还有点良心的话,就早点签了离婚


协议,对大家都好。”


宋民谣脸色的羞红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僵硬的苍白:“厉北城,我第一次发现人心可以


偏到这种程度。”


“你的眼里只有陆舒倾。她在宋家过了二十年公主一样的生活,我的爸妈变成了她的,我的


未婚夫也成了她的!现在我回来了,你们却说我抢了她的东西?”她哽咽的说完。泪终于是


忍不住的掉下来。


厉北城看着她掉眼泪,依旧是冷着一张脸,不为所动。


“不要用你肮脏的想法去玷污舒倾!”他的声音很沉很冷,看着宋民谣的目光更像是看着一


堆垃圾,随即翻身下床,进了浴室。


心好像被绞得血肉模糊,宋民谣痛不可解,忍不住对着他的背影喊道:“厉北城,我看你不


仅偏心,你还瞎!”


谈判决裂,厉北城从浴室出来就直接走了。


宋民谣急忙下床,然而刚一动就头晕目眩,踉跄着险些摔倒在地上。


晚了一步,汽车宛如离玄的箭,疾驰出去,她站在窗前愣了两秒,心脏宛如被冻结。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连一个晚上也呆不下去。


逢场作戏吗?


宋民谣走进浴室,却有点舍不得用沐浴露,舍不得洗掉厉北城留在她身上的味道。


从她再次回到宋家,见到厉北城的那一刻起,她就把跟他结婚,当做了她毕生的事业。


她成功了,但是得到的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


在他心上,还有一朵盛开的白玫瑰。


晚上折腾的太厉害,第二天宋民谣睡到日上三竿才被电话吵醒,来电显示上厉北城三个字瞬


间将她惊醒。


她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厉北城冷冷道:“来公司,今晚跟我回老宅吃饭。”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宋民谣甚至没来得及开口。


厉北城的爷爷年近七十,最喜欢儿孙围绕膝前,所以厉家每周都会搞一次家庭聚餐,厉北城懒得回来接她,便让她直接去公司等。


她特意选了件高领毛衣,掩盖住脖子上的吻痕,才出发去厉北城的公司。


作为S市金融行业数一数二的企业,厉氏大楼每天进进出出的起码有几万人。宋民谣走丢后


曾为了生计乞讨,一直在郊区生活,刚找到亲生父母没多久,就嫁给了厉北城,根本没机会


进到这样的公司工作。


她紧张的攥着包,从头到脚都感觉是紧绷着的。


第三章


宋民谣询问了前台后直奔厉北城办公室,才出电梯,却被一个美艳的女人拦住了。


“你好。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有,不过我是你们总裁的夫人。”


女秘书抬了抬眼皮,颇不在意的说:“不好意思。总裁夫人。总裁正在开会,闲杂人等不等


进去打扰!”


宋民谣愣了愣。这才打量起眼前的女人,大胸。长腿,烈焰红唇。有几分勾人的本事。


不过,厉北城满心满眼都是出国了的陆舒倾,这种女人,她打从心底鄙视。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闲杂人等?”


秘书镇定道:“这可是总裁说的。不管我的事”


“行,我会亲自问问他的。”


宋民谣一把推开她,径直往厉北城办公室走去。


“唉,你干什么,你不能进去……”


宋民谣已经推开了门。厉北城似乎正在视频开会,被打断后不耐烦的抬眼看过来。嘴角泛起


一抹讥笑。


宋民谣进了办公室将门关上,顺便把秘书的声音拦在了门外。


“强闯我的办公室,宋民谣,谁给你的胆子?”厉北城静静地看着她。讥讽道。


宋民谣总是这样,粗鲁,没教养,自己思想不正,还把所有人都想象成心肠恶毒的模样,甚


至为了嫁给他逼走舒倾,无所不用其极,厉北城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人。


“你是我的老公,我为什么不能进来?”宋民谣看着他的脸色,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就


说出了心里话。


厉北城瞳孔一缩,压制的怒气涌上心头,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伸手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


“宋民谣,你以为嫁给我就是厉太太了?你做梦!厉太太的位置在我心里永远都只有一个人


才配,那就是舒倾,你在我心里,不过就是一个玩意儿!”


“疼!好疼,你先放开我!”宋民谣用力的想要掰开他的手,却是被狠狠的推出去。


她跌坐在沙发上,心一片冰凉,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却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妆花了,


出了门,就只能被别人取笑。


厉北城眸光深沉,没有再理会宋民谣,继续看起了文件,仿佛她就是个透明人。


宋民谣看着厉北城认真的眉眼。


视野里的人,眼睛,鼻子,嘴,轮廓身型,神情气质……


每一样都深深印刻在她心底,就算化成灰烬她都能一眼认出。


天色渐渐暗下来。


厉北城捏了捏眉心,抬起头,就看见了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熟的宋民谣。


他站起身,走到沙发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的嘴唇苍白的没有血色,很瘦,在沙发上缩成一团,只占据了一个角落。


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猫。


从窗户透进来的风吹在她身上,她打了个寒颤,身子缩的更紧了。厉北城脸色冷峻的看着她,许久,拿起了旁边的外套,却被一阵电话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几乎要碰触到宋民谣身体的手指蓦然缩回,厉北城按住额头重重吐了口气,转身回到桌前,


拿起手机。


在看见上面显示的电话号码时,厉北城的神态柔和了几分:“舒倾。”


他没发现,睡着的宋民谣身子不易察觉的抖动了一下。


“我知道了,你好好表演,等有空了我去看你。”厉北城的声音很温柔,“你要注意身体。”


挂上电话,厉北城不知在想些什么,出了一会神,才又走回到沙发前,踢了一脚:“宋民


谣,起来!”


似乎是被从梦中惊醒,宋民谣霍的坐起身,脸蒙上一层茫然,呆呆的看着他:“怎,怎么


了?”


她无意识的咬住右手的食指,呆呆萌萌的样子,和厉北城固定思维中的那个狠辣阴毒的女人


完全扯不上关系。


他的心里涌出些说不明白的陌生情绪。


但不过瞬息,这股情绪就被恨意所取代。


如果不是因为面前的女人,陆舒倾又怎么会孤苦无依的一个人去国外。若不是害怕老爷子会


动用非特殊手段伤害到舒倾,他又怎么会娶面前这个费尽心思要爬上他床的女人?


厉北城的声音沉到了谷底:“该走了。”


“啊,这么晚了!”


宋民谣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急急忙忙起身:“对不起,我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


话音未落,厉北城就已经先一步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话像是被堵在喉咙口,像是有个秤砣压在心脏的位置,宋民谣的视野有点模糊。她揉了几下


眼睛,把几乎要流出来的液体给憋了回去,跟着厉北城出了门。


到厉家,已经不早了。


厉老爷子很喜欢宋民谣,看见她过来,一向严肃的脸上也浮现出了几缕笑意,甚至意外的没


有对厉北城有一句苛责。


这在往日,已经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事情了。


等吃完饭,厉老爷子抽了口烟袋,才开口把两人留下来:“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在这里睡


吧。我看,你们就还住在北城原来的房间吧。”


听到两人要住一个房间,宋民谣瞬间紧张起来。


第四章


厉北城站起身来,拉住宋民谣的胳膊:“知道了,我们上去休息。”


他的语气和动作。就像台机器,只是执行命令,根本无关感情。


宋民谣的胳膊被抓的生疼。就好像他把所有的怒气。都集中在了这只手上。一进门,就像是


碰了脏东西。猛地刷开她的手。


他转身就要走。


“北城!”


宋民谣急忙喊住他:“你要去哪里?”


“关你什么事。”厉北城冷声道,“不要以为有人在你背后撑腰。我就必须要照做。”


“你不怕我去告诉爷爷?”看见厉北城脚步一顿,宋民谣眼里闪过一抹讽刺。“如果被爷爷


知道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拒绝我,你觉得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话音骤然消弭。


骨节分明的手掐住了宋民谣的脖子,将她逼至墙角。低头看去。她脖颈细得动脉凸出,几乎看得见脉搏跳动,只需一用力,瞬间就能终止了她的性命。


“宋民瑶,你这是找死!”


宋民谣的脸涨得通红。身躯猛然促紧,感觉空气在鼻息中渐渐流失。她张了张口。吐声艰


难:“你要是不想陆舒倾有事,就放开我!否则,我死了,她也不会有好下场……”


掐着她脖子的手僵了僵。眼神几乎要将她吞噬掉。


片刻后,他松开手,空气猛地灌入宋民谣的口鼻中。


宋民瑶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


“宋民谣,你如果敢伤害舒倾,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厉北城表情仍然冷淡,眼里却蕴着火


光。


“我可以不伤害她,但是今天,你不能离开这个房间。”宋民谣终于抬头,失去血色的嘴唇


嘶哑道,“爷爷不是想要我怀上孩子吗?一次可不够!”


厉北城漠然看着她:“宋民谣,你都*到这个程度了吗?”


宋民谣一步步走到他面前,垂下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悲伤,爱慕,以及刻骨的迷恋。


她抬手一颗颗解开他衬衫的扣子,声音低哑:“我说了,我要一个孩子。”


身体一阵冰凉。


厉北城脸上满是讥讽和不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真是够贱的!好,你要是吧,我满足


你!”


他蓦的将她胳膊反扭,迫使她背过身去,将她整个人紧紧的压在了墙壁上,另一只手毫不留


情的扯开她的裙子,没有任何*的直接贯穿而入!


“啊……”


宋民谣痛的身子瑟瑟发抖,痛呼声被肉体撞击的噼啪声响盖住,渐渐变成婉转的*。


越来越剧烈的撞击让宋民谣腿脚发软,渐渐失去支撑的力气,“砰”的一声跪倒在地上,膝


盖磨破了皮,往外渗出血丝。


宋民谣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快感,因为她整个人就像是踩在棉花上,下一刻又被重重碾压过,


嘴唇被咬破了,血腥味在口中蔓延,眼前一片白雾。


“叮——”


手机铃声响彻房间。


厉北城转头看了眼掉落在地上的手机,在看见上面的名字时,眼里的疯狂瞬间变得清明。


汗水顺着脸颊滴落,厉北城深吸了口气,刚接起电话,就听到那端传来的哭声:“北城,


我,我不想活了!”


“你别急,慢慢说。”


“我的脚,脚……”


后面的话,宋民谣没有听清楚,她只感觉到身下一凉,炙热庞大瞬间抽离。


她努力睁大眼睛,转头,看见厉北城已经拿了外套要走。


“北城……”


手指扣着地板,宋民谣艰难的往前挪动着,想要抓住他的衣角:“不要走……”


然而厉北城没有回头,甚至没有丝毫停顿,在她眼前,重重关上了门。


死灰般的寂静。


宋民谣眼睛空洞的看着虚无的前方,刚才还在沸腾滚烫的血液,渐渐冰冷。身体的疲惫席卷


了她,像是陷入了幽黑迷宫,一圈圈的在眼前环绕,直到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第五章

整整半个月,厉北城才回来。


但回来的不止他一个人,还带回了陆舒倾。


“舒倾的脚受伤了。就暂时现住在这里,方便照顾。”


宋民谣看着坐在轮椅上,依旧还是那张脸庞只有巴掌大小。一副楚楚可怜模样的陆舒倾。只


觉得自己这半个月的等待,瞬间变成了一场莫大的笑话。


“那她什么时候走?”


宋民谣的视线也不躲避。直直迎上:“她可以回家去住,妈会照顾她的。”


厉北城眼中闪过怒意。还未说话,陆舒倾抓住了他的胳膊。眸中似有盈盈水光:“北城,民


谣说的有道理,这里毕竟是你们的家,我住在这里不太方便。你放心。就算现在我是个废


人,也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什么废人,不要胡说!”厉北城满眼心疼,按住她的手,“这里是我家。我想让你住多


久,就住多久。谁也没有资格说什么!”


他冷冷的看了宋民谣一眼,直接推着她往房间走去。


宋民谣的心像是被无数根针,刺的生疼。


她转身看着他们的背影,张了张口。却觉得嗓子眼被堵住一样,发不出一丝声音。


这里是他的家,那么她呢?


一个临时的租客,还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


这*,宋民谣辗转反侧,一墙之隔,她不知道那个房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似乎能听到,在房间里厉北城的柔声安慰;似乎能看到,他们两个人相拥在一起互诉衷


肠。


就好像,她从来只是闯入这个家的陌生人,而这个家真正的女主人,已经回来了。


第二天一早,她被外面的敲门声吵醒,顶这两个熊猫眼打开房门,看见厉北城站在门口,吃


了一惊。


她有点受宠若惊:“北,北城?”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宋民谣,舒倾饿了,你去给她煮点东西吃。记住,她对萝卜过敏,


不要放萝卜。”


宋民谣身子蓦然一僵,原本的欣喜全部在此刻转化为刀刃。


她抬头定定的看着他:“我呢?厉北城,你记得,我不吃什么吗?”


厉北城皱了皱眉。


从结婚到现在,因为他不喜欢家里有保姆,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宋民谣亲力亲为,包括做


饭。


她的手艺还可以,虽然他不常回家吃饭,但在仅有的几次记忆里,做的菜都符合他的口味。


至于宋民谣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他竟然全然不知。


压下心底所有微妙奇怪的感觉,厉北城冷声道:“舒倾的脚不方便,你做好了端到她房间。


我现在要出去开会,警告你,别耍什么花样!”


丢下这句话,他转身离开,没有看见宋民谣越发苍白的脸色。


她的身子晃了晃,心底一片冰凉,发白的手指掐住掌心,许久才低低出声:“厉北城,你真


残忍……”


明明她才是他的妻子,他却带着另一个女人住在家里,还让她照顾。在他心里,她究竟算什


么?


心里像是升腾起一股火苗,她突然间跑下楼,想要追问个清楚,然而人已经走远了。


身后传来轮椅滚动的声音。


紧接着,那个让宋民谣厌恶至极的女声,响彻在耳边:“宋民谣。”


宋民谣蓦的转过身,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嗓音沙哑的厉害:“你最好现在就离开我的视线,


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陆舒倾脸色变了变,片刻后紧抓着轮椅的手放松,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我想喝汤。”“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


“我只听到,刚才北城让你做东西给我吃。”陆舒倾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夹杂着讽刺和浓


浓的不屑,“等北城回来,如果他知道你饿着我了,不知道会怎么样?会不会更加讨厌


你?”


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宋民谣很想反驳,但张口,说发现自己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陆舒倾背后站着的是厉北城,而厉北城,是她的软肋。


第六章


她抿了抿唇,转头往厨房走,锅碗瓢盆的声音传来,陆舒倾脸上浮现出讥诮之意,手指轻敲


着轮椅扶手,若有所思的看着厨房。


片刻之后,她低头发了条短信。


宋民谣端着一锅汤走出来,往桌子上一放,冷声道:“喝吧。”


陆舒倾淡淡瞥了一眼汤锅,对于她的态度也不生气,滚动轮椅到了桌前,用勺子挖了一碗


汤,然后端着汤碗递给宋民谣:“你先喝。”


“怎么,怕我放毒?”宋民谣勾了勾唇,“没错,这里面就是放了毒,爱喝不喝。”


她懒得再理会陆舒倾,转身就要走,谁知陆舒倾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狠劲抓住了她的胳


膊!


宋民谣被她这么一拽,脚下不稳,踉跄着险些摔倒在地上!


她下意识的把胳膊往回一缩,然后就听到“哗啦”一声巨响,然后就是“啊”的尖叫声,陆


舒倾整个人一歪,从轮椅上倒了下来!


滚烫的汤全部洒在了陆舒倾的身上!


“痛,好痛!”


宋民谣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震慑住了,稍愣了几秒,就下意识的伸手去扶陆舒倾。


然而手还没碰到她,就听见门打开的声音,然后是急切的脚步声,宋民谣被一股大力猛然推


开:“这是怎么回事?”


宋民谣被推得身子往后一仰,后背重重撞在了桌子上,脊梁骨生生发疼。


“北城,我好痛……”陆舒倾虚弱的靠在满脸焦急的厉北城怀里,似乎已经有点神志不清


了,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我害怕,北城,我想回家……”


她的手臂小腿上已经烫出了好几个水泡,加上一大片殷红,看上去触目惊心。厉北城眼睛都红了,打横抱起陆舒倾就往外走。


“北城!”


宋民谣慌张跟上去:“你听我解释……”


“滚开!”


厉北城双目赤红的盯着她,那一瞬间,宋民谣看见了他眼里浓烈的杀意。


黑瞳瞬间变得死寂。


她不自觉的踉跄后退,看着厉北城抱着陆舒倾快步走出大门。


门外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


她的眼眶渐渐发热,然后是一阵刺痛,眼泪悄无声息的顺着脸颊滑落。


从小她就很少哭,因为觉得这是懦弱的表现。她这二十几年中所有的眼泪,似乎都给了厉北


城。


她拖着疲倦的身体坐在沙发上,小腿一阵阵发疼。


她这才发现,刚才那碗洒了的热汤,也烫到了她的手臂,密密麻麻的连着一串水泡。


从抽屉里找到药箱,将水泡一个个挑破,然后咬牙将药粉洒在伤口上,疼的她打了个激灵。


宋民谣想到了陆舒倾,她现在一定没那么疼,因为厉北城就在她身边,肯定会好好的照顾


她,说不定还会为了她,吼医生动作轻一点。


不像是她,在这里痴痴盼着一个永远不属于她的梦。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外面才传来汽车的声音,宋民谣急忙起身,牵动伤口,让她动作慢了半


拍。


厉北城抱着陆舒倾进来,她看起来还是很虚弱,双臂搂着他的脖子,整个人都贴在厉北城身


上,亲密到刺痛了宋民谣的眼睛。


“北城,你放我下来吧。”陆舒倾状似无意的看了宋民谣一眼,然后害怕的身子缩了缩。


厉北城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一言不发的抱着她到轮椅上坐下,动作轻柔的像是在对待一个稀


世珍宝。


然后他转身看向宋民谣,眼里已是冰冷刺骨。“出去!”

未完待续……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添加微信看全文,资源整理不易!!

低价有偿分享哦,望知悉!!!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