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在听民谣的时候,我在听什么

青岛海信广场2019-07-06 00:00:55


 

这些年民谣看似开始回春了。

好妹妹都能举办演唱会了

《南山南》登上KTV热歌榜了

街口理发店的小妹也能随便哼一句“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了

 

说到这儿,不免要跳出一位带着金丝眼镜,穿着麻布上衣的“文艺青年”嗟一声

“这些也能算民谣?情情爱爱,商业营销”

 

听民谣的人,十之七八都带着一股矫情劲儿

对着那些情啊爱啊的流行乐呲之以鼻

越是流行,越是瞧不上

旁人看了,不免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个“酸”字儿

 

没错,就是酸。

 

我经常觉得,在当下娱乐至上,文化越来越沦丧的社会里

多亏有民谣,让我们看见还是有一群人

拧巴着传统文人、小知识分子的那股劲儿

然后心才会落到实处,还有那么多人和一你起在城市里孤独

在城市里哭

在城市里抱着一些坚持不肯认输

 

哪怕中二点儿,也没关系



 

当音乐节上,几千人一起唱

 

“忘记一些隐秘的委屈

在回头观望的时候迷失了自己

我的正在老去的身体

从某一天开始就在渐渐逝去

这个世界会好吗”

 

当乡野从边,听到一曲

“不管明天刮不刮风下不下雨

小燕子都要从窝里飞出去

时候已经到溜”

 

当逼仄闷热的live house里

所有人流着大汗,安静的听台上人呢喃

“妈妈,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在红色的天空飞翔

可是妈妈,我知道我没有翅膀

所以我死了,就像我出生一样”

 

民谣很有趣,几乎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民谣

台湾有胡德夫低沉厚重的海岛与高山

“人生啊就像一条路一会儿西一会儿东匆匆匆匆

我们都是赶路人珍惜光阴莫放松 匆匆匆匆

莫等到了尽头枉叹此行成空 ”



 

香港有林一峰明快清亮的“一站一站浮云游子意,一段一段落日故人情”

 

民谣常常游离在主流与非主流之间

不似交响乐那般晦涩难懂

也不像完全的流行乐一样“隔江犹唱后庭花”

 

它的门槛不高,却真实存在

它是不肯放任自己随波逐流的城市浮萍的一根稻草

牵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同文化、同自我间微弱的交流

 

“他们在屋顶,屋顶上很高

从高处看我们就像风中的草

——张玮玮《白银饭店》

 

那些旋律一经响起

告诉你,孤独的心灵并不唯一

平淡如旋律的生活也可动人

精神尚在,文化亦有一丝喘息


6月24日 19:30

5F 会员俱乐部

“一首歌的时间”音乐沙龙

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是你  冰河也是你


歌单:

《理想三旬》《早春的树》《贝加尔湖畔》

《额能chua》《再送陈章甫》《米店》

《在那遥远的地方》《西窗的雨》《知不知道》

《寂静的天空》《蓝莲花》《黄粱一梦二十年》


报名方式

APP点击“我要预约”--“沙龙预约”版块报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