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与台湾的故事——胡德夫

Eplay吉他2019-07-01 19:00:17

胡德夫-民谣与台湾故事




如果只能推荐一位台湾民谣歌手,那么一定是胡德夫。


和现在很多大陆所谓的“民谣”比起来,他的音乐里没有那种为了“体现自由”而有的无知窘迫,没有为了“体现情怀”而多余的不知所吟。


1950年,胡德夫出生于台东大武山。因为父亲是卑南人,母亲是排湾人,胡德夫曾称自己是“卑排人”。


12岁时,他第一次有了离开部落的机会,去淡水上学。他的母亲听到以后哭了,因为不知道淡水在哪里。是他的父亲安慰母亲“那里离日本比较近”,胡德夫才得以去念书,因为在当时的观念里,去日本留学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胡德夫的家庭照

前排中间站立的男孩为胡德夫


《太平洋的风》唱的是台湾太鲁阁,这个被称为台湾人精神后花园。1914年日本与太鲁阁族之间的战役,2500个太鲁阁族男丁手持猎枪弓箭,以原始的方式对抗装备精良的2万日军。族人几乎灭绝。


电影《赛德克.巴莱》里这样写道:如果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叫你们看见野蛮的骄傲。



1984年台湾海山煤矿爆炸,胡德夫当时在爆炸现场的土城永宁巷帮忙整理罹难的尸体,送往殡仪馆后,回到新店花园新城的家中,看到电视上都是这些悲惨事情的报道,那些烧焦的尸体以及悲恸家属的画面,立即坐在钢琴前写下了《为什么》这首歌。


洶湧的瓦斯充滿了整個民族的胸膛。


2005年4月15日,胡德夫在台北开个唱,身处香港的龙应台得知,立刻乘机飞回台北观看。如她所料,演唱会当场,汇聚了一千多位功成名就的台湾文化人士及蓝绿政治人物。


而今在台湾,能让两个党派的政治人物平静并肩地坐在一起的,可能唯有胡德夫了。



无论是用卑南语,阿美语或是汉语表达,无论听到的是持有什么政治观点的人。我们从胡德夫那里得到的都只是一颗对于故乡的赤子之心和面对岁月侵蚀冲刷后的释然态度。


他的音乐里,从来没有避免过“乡村”、“纯粹”、“沧桑”这些元素,却组合出了最不同和童心未泯的音乐。


2005年4月15日,胡德夫首张个人专辑《匆匆》问世,离他的首次个人演唱会相距31年,这张唱片里最早的歌与最晚的歌亦相距近30年。



如他的《最最遥远的路》里所唱: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来到一切出发的地方。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来到最最思念的地方。”


当牛背上的小孩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当颠沛流离而才华横溢的青年歌手变成为少数民族权益奔走的斗士,当半生的经历凝聚成两张简约到只有钢琴和人声却有撼动天地力量的专辑的时候,胡德夫已经成为一个元气充沛、悲天悯人、永远在诉说遥远乡愁的传奇。


他们这样推荐胡德夫:


在他的歌声中听见岁月与山河,以及一个男人所走过的路。 幸亏我是在不年轻之后才听到胡德夫的音乐。你走过的路越长,越接得住胡德夫歌声中的错综复杂。


 ——白岩松


我唯一一次用特权做了不适合康熙来了的事情,就是邀请了原住民歌手胡德夫。


——蔡康永


KIMBO的创作与歌声,是台湾流行音乐的一个重要开始,直到现在,他都具有令人灵动的爆发力! 


——李宗盛



也许,只有过了青春的中年人,才能从朝乾夕惕和长绳系日的状态中挣脱出来,于一曲《匆匆》中体会出人生本有尽,韶光逝去无影踪的匆匆~



初看春花红,转眼已成冬

匆匆,匆匆

一年容易又到头,韶光逝去无影踪

人生本有尽,宇宙永无穷,匆匆,匆匆

种树为后人乘凉,要学我们老祖宗

人生啊,就像一条路,一会儿西,一会儿东

匆匆,匆匆

我们都是赶路人,珍惜光阴莫放松,匆匆,匆匆

莫等到了尽头,枉叹此行成空


——《匆匆》


胡德夫浑厚的嗓音像一条在湖面上缓缓行进的船,让被年龄困扰和生活压榨焦虑的你我,重获片刻宁静和自由。


豆瓣时间推出了《民谣与台湾的故事——胡德夫的音乐时间》,终于,我们可以用手机听到他讲自己的歌,经典的歌,以及唱他曾经从未公开唱过的歌。




本期互动话题

说说你最喜欢胡德夫哪首歌?为什么?

我们将每月从留言粉丝中抽取5条精彩留言,

赠送Eplay琴弦一套!




你或许还对这些内容感兴趣:




你可能感兴趣的吉他:






点击左下角“ 阅读原文 ”

直达Eplay PD07C系列详情页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