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历 12月7日,今日大雪,忌近乡情怯,宜听陈升

岛音乐2020-10-18 09:19:07



原 创 栏 目[ 民 谣 历 ]


△每天早上8点  民谣历在这里等你


大雪,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一个节气。今天为大家推荐一首生僻却经典的歌:《戏雪》

《戏雪》出自于张艾嘉的专辑《爱的代价》,这首歌是由陈升作词并合声,极具思乡情绪和浓郁的人文主义关怀。

“一九四八年我离开我最爱的人,当火车开动的时候,北方正落着苍茫的雪。如果我知道这一别就要四十一年,岁月若能重头我很想说我不走。”这段历史背景是:1948年国共内战,战火把一大批同一个民族的人分隔在了两岸,歌里的北方年轻军人还没来得及和爱人告别和就被迫分开。在半个世纪内他们杳无音讯,四十一年后,开放台湾人来大陆探亲,老人家回到大陆,去北方寻找曾经的爱人,那种相见后无以言表的情感,令人哽咽。

在大时代背景之下,轰轰烈烈的悲欢却寂静无声。戏雪,像是陈升酿了数年的酒,后劲了一股浓浓的乡愁。歌里唱的是乡愁,对于作者来说是化成了对某个人的思念。

(小莹)




岁月若能从头,我很想说我不会去

作者/哲简


1948年,很多人去了台湾。这一去,就是大半个世纪。


早年,别人看我的散文说,你应该写诗;看着我的诗说,你写散文的话一定会很美。末了有人说你的散文很可爱,你的诗歌太教科书。于是我什么都不写了。


当我不写东西后,记忆就大不如从前了,愈发觉得时间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它几乎带走了我所有的记忆。这些天我开始翻阅过去的文字和照片,看是否可以寻回一些记忆。最可怕的是,我早已将它们从我的电脑中全部移除,4年后的现在才把它们从一个废弃的邮箱里寻回。


2007年的秋末,我去了一次北方。火车上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去,我说要见一个人。那个人笑说,你这么瘦小,去东北一定会被大风刮走的。我心里呵呵,我可是生长在中国台风登陆最多的地方,害怕什么大风?


可东北的风真是冷啊。我与他走在寒冷的街上,一前一后,或者一左一右。不怎么说话,特别安静,唯一连绵不绝的就是我的鼻子猛吸鼻涕的声音。后来我一个人住在一间小旅馆里,条件很简陋,没有独立卫生间,甚至没有洗漱用品。他说第二天会给我带牙膏牙刷,就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看到外面下起了雪,但很快就停了。那雪似乎跟我以往在家里难得见几次的雪差不多大,但还是令我兴奋不已。我发短信告诉他,下雪了。我不记得这条短信他是不是有回,我只知道我当时一定有跟他说这句话,因为那天早上开始我一直给他发短信。我问他你什么时候过来,我问他你怎么了,我问他为什么不回我短信,我问他你怎么不接我电话,我告诉他你可以带我去吃饭吗,我告诉他你们东北吃面还是按两算的吗,我问他几两是多少面啊,我告诉他去理发店洗头发才2块钱啊……没有任何的回复,直到晚上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一个劲的哭。我知道,我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到来。


之后,他就一直沉默着,是一年还是两年?我不记得了,也无法考究,因为那段时间的文字已经被我彻底清除,如今的我们也已经不提起过往。当他回来的时候,我是欢呼雀跃的,我原谅了他,甚至很快把那件事“放下”。我迫不及待地跟这位我一生的挚友分享我的爱情,也在失去爱情之后拿着电话对他痛哭流涕……那是2010年秋天。


2010年冬天,我在杭州看到了这辈子见过的最大一场雪,比在北方那次看到的大多了。我就是那时知道了《戏雪》这首歌,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单曲循环,失恋的痛苦就此因为过去那段回忆的涌现在不断加深。我的初衷只是想听一首应景的歌罢了,于是虾米上搜索了“雪”,翻了几页,“张艾嘉”这个名字显然是可以引起我的注意的。呵,我喜欢这种“邂逅”。例如,我很喜欢成天自言自语地说: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小和尚……我便兴起搜索了“从前有座山”。于是《从前有座山》成为我听的第一首衣湿的歌。而当我无限循环这首歌,沉迷在那种调调里的时候,我仍然不会去了解衣湿是什么鬼。直到近两年通过各种文章我认识了他们。呵,我觉得这是一种缘分。我不大接收新事物,我认识的民谣歌手大概还停留在六七年前,而他们的新歌我几乎也不愿意听。


不知道听了多久,我才去确认《戏雪》中那疑似陈升的和声便是陈升本人,而作词的也是他。我固执地相信这是我和陈升的缘分。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总是拿着话筒唱着《把悲伤留给自己》,即使年少的我觉得MV真的很难看,甚至因为黑白的画质质疑这个大叔是否健在。可是这首歌真好听,在我纯真的年少时光里,我总是不经意地唱起。也很快知道了这位大叔仍然活跃在歌坛。然而十几年后的某一个夜晚,当我唱《把悲伤留给自己》的时候,把自己唱哭了。那是去年的事情。


你会发现我扯了很多,其实《戏雪》对我而言不仅仅是关于北方的故事,还有我的爱情可今天是他的生日,我想我需要写点什么。但我并不想说太多,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过往。于是,这篇文字我本能地打出几行字后又迅速删除,写起来异常困难。




致陈先生: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翻出《戏雪》来听,它非常适宜地再次让我想起2007年的秋天。这一年来,我们之间大多是沉默的。可没想到今天我竟然真的说不出一句“生日快乐”,甚至不知道怎么去称呼你。


我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了,我几乎忘记你的样子了。如果此刻你站在我的面前,我一定认不出你。我们今生都不会再见面了,这一点我们都该知道。


可我越来越清楚,我从未放下那件事,我也从未原谅你。我对你的恨意已经在模糊的记忆里加深了。这恨意不会伤害你,只是会让我清楚地知道:2007年,我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温暖。我也从未原谅我自己的离开。


时间是可怕的东西。2012年,我说我走了,这一走也是两年。这两年的时间里,你改变了很多,成长了许多。你过上你向往的生活,也有了有了心爱的姑娘,她会陪着你度过一个温暖的生日。至于我,也许无足轻重。我至今还未恭喜你,你也从未跟我提起她。这件事让我耿耿于怀,为什么你从来不跟我说她呢?我的回归,已经与你的生活格格不入。


岁月若能从头,我很想说,如果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不会为了你去而去北方。我不想给你机会以任何理由把我这个胆小鬼丢下。而且,这一丢,就是好久好久。


最后,愿你平安、健康、快乐。


2016年11月19日

哲简于龙港


 歌词信息 


《戏 雪》


作词:陈 升

作曲:王豫民

编曲:鲍比达

演唱:张艾嘉


飞翔在两万英尺的高空
候鸟要归乡 
并不需要坚强 
或任何悲伤 
就让那日日夜夜 
想不透荒谬的心事 
尘封自己心中 
不被发现 
最神秘的地方

我请问烟尘往事 
那一位归乡的老人 
手中握的相片 
那个人是谁 
老先生缓缓转身 
露出了光彩的眼神 
微笑对我说明 
是他的抱歉 

一九四八年 
我离开我最爱的人 
当火车开动的时候 
北方正落著苍茫的雪 
如果我知道 
这一别就要四十一年 
岁月若能从头 
我很想说 我不走 

他说我长得像那年 
十八岁爱生气的她 
要我懂得珍惜 
拥有的时光 
问起我为何来到了遥远的北方 
想要知道什么 或寻找什么

时间并不能治疗我心中的疼痛 
南方的春天说什么 
也温暖不了我冰冷的血 
年老的我如今要回到飘雪的北方 
找一个理想的日子 
静静躺在她身旁 

回去吧 异乡游子 
该到了安详的时候 
北方亘古的雪 
沉默的落着 
老人家倾神聆听 
风雪中汽笛的声音 
彷佛回到从前 
走入漫漫的风雪 
走向漫漫的风雪


关于音乐人



张艾嘉,才华与美貌并重,会唱歌,会演戏,会编剧,会导演 。作为歌手,她的《童年》《爱的代价》唱红了一个时代。她是罗大佑口中的“小妹”,是李宗盛、梁咏琪心中的“张姐”,是刘若英、李心洁的“恩师”。不施粉黛、声音轻柔的张艾嘉,有着岁月历练后的美丽与智慧。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一只高级动物,叫哲简。


 生日祝福 


@烟波蓝 对自己说希望可以考上研究生;想要过自由而郑重的生活,成为温柔而坦率的人。  


@毕小园 对 @花伦说我说过,30岁以后的时光加速跑,总想抓住什么,不想浪费时间。可是人活着,心里还是需要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不是么,理想也好自由也好,哪怕为此付出一些代价,老了以后也觉得值得。又一年了,生日快乐。加速跑,别怕摔倒。


PS:生日祝福每日固定哦,当天生日的小伙伴可以在后台告诉我,让我们一起祝你生日快乐!)


-End-



每天微博同步更新:@民谣与诗工作室

责任编辑/刘小莹)

投稿邮箱:minyaoyushi@qq.com

如果你喜欢民谣历,欢置顶民谣历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