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民谣|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十六

理想的清晨2019-07-04 20:14:52

高考日记
2018年3月28日  星期三 晴
距高考还有71天

学校要一个关于我个人介绍的资料,刘老师几次电话联系我,都被我婉言拒绝了。一则是的确没啥光辉事迹可资炫耀,二则确实太忙。刘老师再三请求,实在推托不了,便让她找毛老师。学校每年都有新老教师结对的青蓝工程,我是毛老师名义上的师傅。说起来实在惭愧,我自己没有上过正规的大学,毛老师是古典文献专业硕士毕业,这个师傅做得让我有点心虚,好在师徒之间有一些共同爱好,三年下来,倒也教学相长,可以互为师友!等到例会上领导郑重其事地介绍我时,着实吓我一跳,溢美之辞,让我觉得她所写的并非是我,而应该是我的偶像。不过说我喜欢听民谣,我倒是乐于承认的。

前几年,一直带学生听周云蓬、李一、尧十三、蒋山、赵雷、赵照……了解这些行吟于中国大地上的歌者,追随他们的脚步,跟他们一道行走,和他们一同哭泣,陪他们一起欢笑。虽然,年轻的生命很难真正走进这些歌者的灵魂深处,但年轻人生命的纯净与纯粹,正好与之契合。流浪、歌唱,之于年轻人,是一种诱惑,更是一种纯粹的信仰。听民谣,是年轻人对自己未来生命走势的一次次演练。在这一点上,我以为我是懂年轻人的,作为老师,必须为他们提供这个机会。可惜,很多时候,年轻人的听觉被娱乐至死的所谓音乐节目占领,不知道行吟诗人——罗伯特彭斯的后裔们,依然在世界各地歌唱,一如他们的祖先。

那时的孩子,书读得多,听民谣,一听就听出一个广阔的世界。就像《圣经》里的亚当夏娃,吃了那树上的果子,眼就开了。戴琨同学参加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题目是《远与近》,他下笔如有神,站在哲学的天地之间,荡思八极,称周云蓬为兄弟,引海子为知己,诠释了《九月》中最痛彻肺腑的诗句: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完成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对话,海子以诗,周云蓬以文,戴琨以文。回想那时,和他们一起听民谣,写乐评,不亦快哉!

可惜,行吟诗人,像一个稀有物种,正在消亡。这届的孩子似乎对民谣不屑一顾,几次很卖力地上了民谣专题课,但收效甚微,只好作罢。自己也因此少听了不少民谣。

因为毛老师的提醒,才想起唱民谣的歌手,那些失散了的兄弟。这两天上下班途中,除了重温了那些老民谣,还有一个新人进入了我的视野——纣王老胡,一个很有才华的歌者,一口气听了他许多首歌,真让人百感交集,《离散》、《无能为力》、《涩》、《自然与你有关》……好久没听到这样有温度的歌了,从大地上生长出来的歌词,从河流里激荡出来的声音,音符一如土壤中的砂石在敲击犁铧,哽咽的标点总能在你心动时将感伤泛滥江河,再去濡湿那片贫瘠的土地。市统测过后,一定跟他们介绍一下这个纣王老胡,不错的写作素材。

因为明天六市二模,领导格外重视,今天课多、会多,加上自招申请工作临近尾声,焦头烂额,没什么故事可记,匆匆写下点感想,算是对自己有个交待,至少可以安慰自己,这一天没有白活!

       张居祥,中学语文教师, 郑州小小说新传媒签约作者,《大学.高中生阅读》杂志专栏作者。作品入选风铃鸟系列美文读物、最美爱情小小说系列。在《科普创作》、《江苏教育育报》、《读写月报》等报刊发表书评20余万字。


更多阅读:

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一|“专家门诊”

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二|理想的清晨

植物朋友|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三

我们都是星尘|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四

你不是别人|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五

你不比一朵野花更孤独|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六

我的瓦尔登湖|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七

把孩子们还给春天|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八

强哥归来|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九

当你醒来,黎明降临|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十

种子的信仰|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十一

等待花开|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十二

喀斯泰里亚之泉|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十三

想起海子|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十四

海棠有香|一个高三班主任的“高考日记”之十五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