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里的小黄歌:不怕下架黑名单,越有毒越有人爱

民谣故事2019-12-06 11:55:07

黑撒和李志歌里的“苍井空”,唱得是同一种硬盘里的青春。



Start here:


有民谣的地方,就有唱不完的情歌。

 

不知从何时起,那些听上去羞羞的、辣耳朵的情歌,成了人们口中的“小黄歌”。虽然它们听上去有些“少儿不宜”,但似乎并不像歌词里自带粗口的那些歌,能造成突如其来的反感,只是在听觉感受上有一种不言而喻的“不一般”。

 

听小黄歌的感觉,的确很难描述,就像是看电影时突然来了一出床·戏。

 

今晚,走进那些在耳朵里上演的船戏幕后,我们很有必要简单回顾下“民谣小黄歌的发展简史”,弄清楚它们都从哪里来,为什么能火,又为什么一落千丈呢?

 



 李志:唱什么歌,贵在将心比心

 


早在2006年,发行了专辑《这个世界会好吗》的南京音乐个体户李志,作品多以不宜上传的禁歌为主。被禁的歌曲不多说了,这里有一首歌却在后来意外变“黄”,成为早期歌迷认识李志的起点。

 

它就是《和你在一起》。歌词里有一句,原本唱的是:“你拥有我的,不只是今夜,可是你比我小了六岁。”

 

就是这一句,在后来的若干个音乐现场的live版本里,被李志即兴改了歌词,也使得这首《和你一起》成为早期小黄歌的代表。

 

最经典的一个版本,要说是2009年的北京愚公移山。李志的单刀赴会巡演来到京城,他用一首《和你在一起》,瞬间炸裂了二环的近千名文艺青年,并很快被翻录,传播到网络上去。

 

当时,李志唱的是:“你拥有我的,不只是jiba”。而这个版本的《和你在一起》,早已被下架,无处可寻。

 

同样在2009年,已经30多岁的中年李志,似乎仍没忘记岛国爱情动作片,在他青春里曾留下的难忘印记。他在《我爱南京》里写了一首《苍井空》,此时苍老师尚未正式进入中国发展,这首歌的反响只剩下歌词里的那句涉黄的嘶吼:“我不是在每个勃起的青春才想起你”。


 点击收听逼哥演唱时自带马赛克


此后,李志便不再有小黄歌,偶有几首粗口歌(名字不能提)被下架,已然是司空见惯了。如今还有一首后来创作的《铅笔》,能在南京跨年和叁叁肆巡演时,偶尔听到那句越来越含糊的:“摸着龟头抚摸胸口。”

 

 毕竟唱什么歌,贵在“将心比心”。




 赵雷:歌被列入黑名单 



两年以后,从李志手中接过小黄歌接力棒的,是赵雷。(点击阅读:赵雷:看不起我的人特别多,我得混出一番天地来

 

2011年,他先是发表了一首《难受》,此后到2016年才在网络逐渐消失。同年,赵雷又发表了另一首《咬春》,后者更以附加作品的形式,收录在他个人首张专辑《赵小雷》里,但依然是市面上少见的版本,并不容易听到。

 

关于赵雷的这两首小黄歌,不妨先一起通过歌词来感受下,到底是否有涉黄。

 

先来看《难受》的歌词:

我的生活不能再重复着寂寞

要升起一把火

此时我真想捧起你的奶子

它是什么味道的

 

2016年,陆续有歌迷发现《难受》被下架了,当时有人在贴吧上发帖,看上去异常惊慌。(后台回复:难受,悄悄收听)


 

再者是《咬春》:

无聊的夜里有收音机

还有高跟鞋走来走去

在吱吱作响的大床上

谁又压的谁喘不过气

 

这张《赵小雷》专辑发行刚过三年,《咬春》被列入文化部2015年发布的120首网络音乐管理黑名单。同时作品被列入名单的歌手,还有张震岳、许嵩等人。


如此一来,赵雷也成了“作品上过黑名单”的知名独立音乐人。(后台回复:咬春,看赵雷《咬春》2013年现场版视频)

 

 


 花粥:不想再写歌了 

 


常有人问我,花粥是如何火起来的?

 

那些曾经混迹于豆瓣的老人们,或许都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要知道2012年前后,花粥已经是豆瓣音乐小站的第一红人。

 

当然,早期的花粥不止是原创小黄歌,还曾勤奋地上传过多首翻唱,比如赵雷、张艺德、左小祖咒,花粥都翻唱过了。

 

直到一首《老中医》,花粥逐渐奠定了如今“小黄歌女一号”的江湖地位。女大爷、女流氓、女屌丝等标签,被越来越多地歌迷们陆续贴在了花粥身上,这种狂热也从另一侧面揭示了花粥作品的巨大孤立性。

 

简单说,就是“为人不敢为,写人不曾写,唱人不能唱”。

 

还是要归功于歌迷们的神助攻,毕竟听众的传播力量强大至极。短时间内,花粥的《老中医》《流氓》、《屌丝之歌》、《海飞丝的芳香》就火遍了网络,甚至成了网吧里的热门歌曲。(巧的是,网吧也是花粥的常去之地。)

 

姐是老中医,专治吹牛逼

头疼脑热血压低,跟我没关系

你要吹牛逼,不如打飞机

又省钱来又过瘾,还没有压力


《老中医》轻佻且随意地诉说着爱情里的忽高忽低,忽冷忽热,把男女羞涩之事有趣地唱了出来,这在此前的独立音乐圈,尚无先例。

 

花粥的作品之所以被定义为“污”,与他们的内容大多数跟性有关,不无关系。较之于司空见惯的正能量作品,这些带有特殊性的歌曲,似乎更容易通过网络传播,而且在线下社交中成为津津乐道的话题。

 

花粥借此聚拢起强大的粉丝集群,反而很好地证明了小黄歌在今天依然具有庞大的“隐性市场”。根据票务网站秀动给出的2017全年票房数据,目前中国独立音乐人里,现场最好的票房归属于谁?

 

答案依然指向:花粥,而且遥遥领先。

 

都说“音乐使人自由”,民谣故事常把这句话作为slogan写在每篇推送的最开始,如今在音乐里得到的自由,或因小黄歌的存在而变得更多,这是个不容忽视的事实。

 

至少,我们在花粥无数次卖爆的现场,看到了这一幕。

 

 

2018年初起,又一批小黄歌突然消失,被无故下架,或许意味着这些作品依然有它不必言说的局限性。

 

“好听不代表可以有毒,有毒自然要除。”一位自称是兼职举报各种小黄歌的音乐人,这样告诉民谣故事:“只要听见了我就举报,发动各种朋友,时间长了自然就掉了,这种歌都命长不了。”

 

今年3月,花粥被歌迷告知,才意识到其创作的歌曲《老中医》、《流氓》均遭下架。她在一段深夜自述里这样描述当时的心情:“我自然是什么也做不了,而且也不能做。大家都悄悄的,就是最合适的做法。”

 

花粥多首作品所遭遇的“意外”,或许可以概括出小黄歌的相似命运:能以最快地速度,被极高的关注量捧上话题热议的最高处,然后再被突如其来的不可抗拒因素瞬间KO,近乎于彻底消失。

 

这种大起大落的快感,如同一场看不见终点的过山车,我们永远不知道哪一首“小黄歌”,能够活得更久一点,能够火得更大一些。


- End -


文 | 王悦

编辑 | 故事君 卷总


8款最新#民谣T恤#热售中

 购买方式 


长按识别二维码进入微店购买△

微店app限时立减,最高88元!

▽点击阅读原文,同样可以购买哦~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