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一位胸怀祖国的民谣歌手

大象音乐空间2019-07-04 01:36:58


文_Cinnamon


2016年5月1日中午,李志在自己的微博发布了一条标题为《知天命》的长微博,年近不惑的逼哥意图在未来的十二年里,在全国334个地级市做334场演出,旨在“普及现场音乐。让更多的人听到、看到、参与到现代音乐中来。”



消息一经发出,举众哗然,从业人员、各大媒体与全国各地的歌迷纷纷转发并表示“逼哥这是要上天啊”、“逼哥我在家乡等你”云云。


从2004年开始制作第一张“Lo-Fi专辑”至今,李志入行已有十二年之久,从举债发唱片到烧唱片到再发唱片,从“单刀赴会”随意定价的演出到五千人场馆级别的巡回演唱会一票难求,联合音乐人抗议侵权、音乐节罢演、微博撕逼……这十二年来,李志似乎一直都处在独立音乐圈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这些看似荒诞不经的、出格的做法却也真正体现了他个人的缜密逻辑与理性思考,这些行为与言论不断增进着乐迷对于独立音乐行业的认知,也切实地对整个行业起到了或多或少的好的影响,对于这些影响,正如他自己所说:“我是诚实的既得利益者。”——不加掩饰的商业考量与野心,是李志有别于大多数行业内人士的显著特点,似乎也是他能完成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事情的关键。


这次被歌迷戏称为“叁叁肆计划”的334个地级市演出计划无疑也将是逼哥作为职业音乐人以来的又一次创举,而“普及现场音乐”这样一个宏大的目标,不论是对于从业人员还是对于那些居住在二三线城市的乐迷们来说,都显得野心十足并且意义重大。


有人说他是“民谣一哥”、“民谣诗人”、“行业标杆”,也有人说他“哗众取宠”、“天赋平平”、“为人刻薄”,但这些似乎都并不是李志所关心的事情,我们熟悉的李志似乎总是脸上挂着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微博上的他热爱发表观点,言辞刻薄,擅长讨论问题,“撕逼”也撕得有理有据、逻辑清晰, 就是这样一个时常自嘲自己毫无才华,语气常带愤怒的人,如今可以称为是对热爱独立音乐的年轻人来说,最有影响力的音乐人之一,这件事在十年前,乐迷们大概从没想过,李志他本人大概也从未预料到。


●勤劳能致富,逼哥的发家编年史


2004年-2006年:穷困潦倒,混迹酒吧


发行于2004-2006年间的《被禁忌的游戏》、《梵高先生》、《这个世界会好吗》三张专辑,一如李志音乐生涯的开端一般:始于一些奇妙的因缘际会,制作粗糙,充满年轻时特有的阴郁噪点。自此,被乐迷戏谑的称作“逼哥”的李志,就像许多当时的独立音乐人那样,开始了自己摸爬滚打的音乐人生。

穷困潦倒、有一搭没一搭地混迹于各种酒吧和Livehouse里演出,这几乎是李志那几年生活的常态——“不管你拥有什么,我们生来就是孤独。”与这句被无数文艺青年被奉为金句的歌词里说的一样——孤独而潦倒。


2009年:借款三十万,却依然穷困


直到2009年,李志决定以音乐人作为自己的职业,借了三十万,完成了自己的第四张专辑《我爱南京》,并且举行了一场大面积的全国巡演,粉丝开始不断变多,但基本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依然穷困,依然潦倒。


2010年:烧唱片之后,转机出现



2010年,发行了第五张实体专辑的李志,在自己的官网上开展了一个颇具行为艺术气息的“免费下载,自由定价”的活动,后续不了了之,而就在来年年初,他就一把火烧光了自己之前出版的唱片,全过程也被朋友配上了齐秦的《把梦烧光》放上网,一时引起舆论哗然。

这一年如同一个标记,就是从这时开始,李志的音乐从团队、制作到巡演,都开始趋于专业,秉持着职业音乐人的专业态度,李志的音乐之路似乎也越走越顺遂。


2011年之后:成了音乐节常客,开始跨年演唱会



随着2011年第六张专辑《F》的发行,恰巧赶上了独立音乐与各地各大音乐节井喷的几年,李志开始了以一定的节奏巡演、每年在南京举行的跨年演唱会、以及每年在各个音乐节的演出,粉丝数不断增加,演出编制、体量也逐渐变大。


2014年至今:演唱会开进了五千人大型场馆



2014年发行了第七张专辑《1701》之后,他更是将演出开到了足以容纳五千人级别的大型场馆,从初期策划统筹到现场演出演出的专业成都也给独立音乐人巡演进剧场树立了一个典范。逼哥就这么一直保持着稳定踏实的步伐,他的专业态度如今也依然是能够被称为“行业标杆”的存在,令许多音乐人难以望其项背。


●逼哥的发家秘籍:输出价值观


然而逼哥能够如此被大众主流所接受,在乐迷和从业人员中能够具有如今的影响力,显然并不仅仅依靠音乐。确切地说,音乐、乐队、演唱会仅仅是他输出价值观的工具罢了。


2010年,李志联合小河、万晓利等民谣音乐人抗议虾米网未经授权提供自己的呃作品付费下载,要求下架作品并道歉;


2013年,李志因尾款未在规定时间付清携罢演梦象音乐节;


李志骂不理智粉丝、指责不专业同行……


一系列事件使得他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行事之不讨喜既受人追捧,也饱受诟病。


不论是在主流音乐圈,还是在独立音乐圈,李志都是鲜少除了输出作品还向乐迷和同行输出价值观的音乐人。他自己也曾在采访中说过,“其实我不希望大家来喜欢我的音乐,我的音乐才能很有限,但我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价值观。”而对于他自己的音乐生涯,他自己也说自己一是运气好,二是自己是诚实的既得利益者,整个行业有了规矩,风气变好,音乐人才可能有钱赚;关于赚钱对于音乐来说多么重要也是他多次谈起的话题。


将音乐作为一种商业运作、明确版权意识、“像管理球队一样管理乐队”、“XXX的音乐是垃圾”、“不能容忍自己的粉丝傻逼”等等诸如此类的言论,一盆盆冷水泼碎了一些文艺青年们的玻璃心,也召回了一些当局者迷的同行们的理智,颇有一些“滚圈罗永浩”的意味。


作为一个既得利益者,李志一直热衷于改变这个行业的现状,并教育自己的粉丝“要做一个优雅而体面的人”。很难说他的企图实现了没有,或者说实现了多少,但至少看着如今逼哥各地巡演的盛况,实在是难以想象当年“单刀赴会”巡演时一个人苦哈哈在台上弹琴,台下观众无几,醉汉在下面闹场时的苦楚;再一观当初被李志逐家发律师函的音乐网站们也开始不断整顿自家网站的版权问题,对于乐迷来说,付费收听热爱的音乐也并不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事件;这样说来,我们其实有理由相信那个听起来宏大无比的“叁叁肆计划”,完成之日指日可待。


P.S. 嗯……乐迷们可以按照城市名单去排一排看看他演到自己家乡还要多少年。


长按二维码可保逼哥去到你的城市



【大象音乐空间】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原创文字,转载请后台沟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