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么是“涡轮式民谣二重奏”?

回声书店2019-11-14 15:59:38

首先,我们来看个视频。。。


不够吗?再来一个。by the way,这是Vialka表演的Rome Acoustic。


看完,你应该也有一个自己的构解了。MV本身就是一个实验剧,两个应该是已经死掉的人却在唱着什么,一顿磨刀擦盘的晚餐过后,两人躺在了一堆蔬菜和猪肉中间,他们在试图表达着什么?是男男女女之间的关系,亦或是别的什么?但是MV名《避开窥视》,却又有一盏摇晃的白织灯在窥视着一切,唯独听不明白的是歌词在述说着什么?如果你知道,请告诉我们!


------------名词解释

涡轮式是一种利用旋转的机件自穿过它的流体中汲取动能的发动机形式。

民谣“经过口传过程发展起来的普罗大众音乐”,也就是该音乐散布过程,纯粹是由演奏者或音乐接收者记录教习,并亲自相传所得。

二重奏重要的二人所奏的乐曲,不论有无伴奏,都称作二重奏。

以上信息来自于自由的百科全书和不自由的百度



现学现卖------------

涡轮式Vialka的乐器和声带肌震动发出的声响在你的脑袋里打转,从而触发了某些神经元而产生的实在感官效果。

民谣“通过现场表演来让你感受到声音魅力的普罗大众音乐”,也就是纯粹的通过演奏者的现场演奏,并通过扩音设备把声音辐射到你身体里。

二重奏留胡须的摆弄六弦琴的男人Eric Boros西挤奶女工Marylise Frecheville简单直接丰富的敲打简单直接丰富的拨扫夸张的歌剧唱腔夸张的默剧表情=声情并茂的回归之演


深度涡轮式民谣二重奏阅读

关键词二重奏、吉普赛民间歌谣、朋克、夫妻、先锋、社会科学实验


一个每年巡演320天的乐队要么是脑袋不正常,要么就是担负着一个严肃而深远的传播音乐的使命。VIALKA两者兼有之。法国女人Marylise和加拿大男人Eric,这对活力四射的夫妻二重奏,给你们带来了吉普赛民间歌谣混合着朋克元素的自由音乐,而他们走遍世界每一个角落的生活方式也能让你们耳目一新。只有了解VIALKA艺术的世界主义式膨胀才能随其体味这段二人组合在不断跨越民族国家边境,打碎文化边界时的快意。 VIALKA2003年左右离开斯洛文尼亚的卢布尔雅那,从政治世界主义越来越教条化的激进朋克占屋运动中出走,在机械运输工具的帮助下,闯进各个陌生的地域,在不同的语言与风俗之间游荡,遇见波兰、罗马尼亚的吉普赛人,马里的街头艺人,中国的新民谣艺术家小河,等等。从乌托邦的漩涡同化力中挣脱出来,随着空间被移动、转换与破碎,随着时差不断变化,从民间撷取的音乐和智慧将流入头脑,涌向四肢,激起包裹在欧洲农民传统服装下的身体的舞蹈。

VIALKA的本意是瑞士的一个小村庄,它毫不起眼,却让人过目不忘。这对夫妻组合此时不是在南美继续暴躁,就是蹲在自己的小村庄里钓鱼放牧,根本不需要经纪人为他们的庞大巡演皱眉头,他们用自己的小趣味,挑逗了一圈不可一世的全球文化商业恶势力。他们是在商业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一艘膨胀的潜水艇,它平静地环游世界,赶在各种地域文化消逝之前探索它丰富的多样性。VIALKA是一出聒噪的喜剧,尽管时常被嘲笑,或者奚落,但是它对自己特有的方式毫不以为耻。VIALKA是一份邀请,邀请你在他们稳固的爆炸性的节奏,恐怖的旋律和实验运动中跳舞。VIALKA是一首交响乐,籍此摇滚的精神穿透最谦逊的肉体。

先锋音乐与政治并非了无干系,否则VIALKA就不会将“国际”当作标题,但是,当今,“星球”的地理概念已经越来越具有替代前一个政治范畴之势,从占屋到占全球,这是一种对现有政治的超越,至少对世界主义者是如此。就像Eric在回答提问“VIALKA是否是政治的”的问题时说到的,“在我的故乡加拿大,音乐场景为身份所影响......但现在我们并不认为这些问题非常重要。我们的创作是非常政治的,但这种政治是将自己带回真实。如果我说过我们是政治乐队,那我的意思是我们想将某些东西从我们身体里移除,把它放到架子上去。” VIALKA没有任何强迫性的主动义务就是在个人的音乐世界里打破民族彼此固守的历史与延续性,在世界各个角落中的文化中否定越来越专制的乌托邦主义(这已经是最好的政治),转而在一种真正的普遍主义――没有疆界,具有无与伦比的包容性的情感吟唱和玩笑式的村落寓言中寻找“真实”。

VIALKA并不谈论民间故事,他们甚至都不会讲述。他们只演奏民间故事,令这些故事栩栩如生。这其中的魔力在于他们奇异的结构——鼓、吉他、人声的对话与争吵(“Only the Wrong Survive”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还有音乐的一致性……VIALKA会在必要的时候,或者在他们想要的时候加上人声、嚎叫或者私语。故事和画面就会随之来到你的脑海中,伴随着的甚至还有天鹅的撞击。他们用音乐向我们讲述旅途上的故事——他们自己的故事,那些他们早已忘却、或者铭记在心、或者刚刚发现的故事,籍着朴素的音乐天赋,博爱,以及解放的人性。他们无可争议地证明了摇滚乐只需要四样东西:态度,造反似的人声,邪恶的吉他,以及妖怪似的鼓。

Marylise的声音和鼓点交织着Eric的布鲁斯吉他演奏,这就是VIALKA的音乐。他们的风格受到世界各地传统音乐现代音乐的影响——散发出令人心花怒放的能量,练达地诠释着自己独一无二的音乐言语。他们的演出吸引更多对音乐有着开放态度的人,而不是某个流派的顽固拥抱者。他们巡游在音乐的光谱里,前一分钟你还在感觉反拍的ska,却又立马恍惚得如同来到一场向AC/DC致敬的现场中同俄罗斯人一起跳舞。Eric和Marylise两个人的配合可以称得上珠联璧合——他们似乎被熔成了一体。在《对民间风俗的好奇心》这张专辑里,他们居然敢于用法语,英语以及德语同时吟唱抗议歌曲。除了对中国民歌《康定情歌》的改造之外,春上村树和海捏的诗歌也被他们以VIALKA独特的方式演奏和吟唱出来。

VIALKA不是一个音乐组合项目,而是一个社会科学实验。他们尝试着与世界每一个角落有趣的但并不为多数人所知的音乐家和艺术家打交道。这对国际浪子的巡演经历足以令大多数的巡演经纪人汗颜,他们穿越巴尔干半岛,飞过高加索山脉,足迹遍布罗马尼亚、布列塔尼半岛以及许许多多有着自己浓郁的特色无名的村庄……像吉普赛人一样信游无疆:可谓不知所踪。他们平均每年演出百余场,足迹遍及欧洲、非洲、北美、亚洲,多达40多个城市。与其合作过的音乐人包括:意大利萨克斯风演奏家杰克普·安德瑞尼(Jacopo Andreini),马其顿艺术家团体OPA,法国电影摄影师洛朗·瓦雷(Laurent Varlet),瑞士电影摄影师塞巴斯廷·里昂德(Sébastien Riond),法国设计师塞德瑞·卡雷(Cédric Carles),中国朋克乐队死逗乐(SDL),前CAN乐队的传奇日籍歌手达摩铃木(Damo Suzuki),以及新西兰鼓手克耶兰·蒙纳翰(Kieran Monaghan),中国乐队美好药店顶楼马戏团挂在盒子上,中国民谣音乐家小河叶尔波利李铁桥李增辉东子等等等等。

演出信息------------

10月18日 周六 19:30

回声图书馆

(理工大北门东方圣克拉售楼处旁)

门票80/60(预售)

*预售链接戳“阅读原文”,演出当日上午8:00截止


------------------

Eric Boros

Eric Boros has been immersed in the global underground for the better part of the last twenty years. He is a self-taught guitarist, experimental multi-instrumentalist, improviser and composer, cassette archivist and performance artist, curator and networker, photographer, and translator. With a focus on trans-cultural and interdisciplinary collaboration, he has established connections with artis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and off the beaten path, crossing the borders between art, music and noise.



Marylise Frecheville

Marylise Frecheville calls the stage her home. In discord with her dance, theatre and piano education, she joined her first garage band in 1993. After obtaining a degree in architecture, she studied classical percussion and voice at the Victoria Conservatory of Music. Her unique musical style covers complex polyrhythm, measured arrhythmic beats, textural soundspaces, and diaphonic vocal libretto. Beyond her collaborations with Vialka & friends, she has performed with artists including The Imps, Allun, Dawanggang, and is currently working with composer Pierre Redon.

--------------INFO

18th Oct. 19:30

Echo Library

Ticket 80/60(Pre-sale)

Enquire:186-0853-1223(Chinese&English)

*pre-sale at Echo books&Echo Library till 17th.

or online store by touching"阅读原文"



*预售链接,Pre-sale link.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