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雷 他掀起了民谣的浪潮,但最想哭的是他的粉丝

阿宏不昧2019-06-30 19:46:16


有一种开心,是看他越来越好!



从昨天开始,关于民谣歌手赵雷开始我的朋友圈开始刷屏,带着一首《成都》出现在电视《歌手》栏目上,就像春节后的余温,家乡的鞭炮声依旧在耳边回响,婉转低沉的旋律,淡淡的诉说,把我们的情绪一下子带入了一个城市的故事。

突然感悟到一句话:如果你真心喜欢一样东西,那好,那你就努力把你的喜欢带给更多的人。

曾经在陈鸿宇的《理想三旬》里写到,如果你愿意去了解一个人,那一定是他有特别的地方,或者不经意的某一刻,他的声音,他的模样,或者,他的歌声,触动到你内心的什么地方。

同样,赵雷的《成都》也是这样。



听着他的歌声,我似乎一下子来到了成都,在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一段旅途中,手里牵着心爱的姑娘,和她一起分享那些美好或伤感的故事,开心或者失落的情绪。

在玉林路的尽头,在小酒馆的门口,在街边的垂柳下,在《成都》的歌声中。

我想,也许真的有那么一个姑娘,就像歌里唱的,和心里喜欢的他,在日落西下的余晖下,在华灯初上的霓虹里,简简单单地牵着手,缓缓悠悠地走着路,享受着这个城市里,满街上漂浮着的麻辣香气。

我很羡慕他能唱的这首歌,我也很嫉妒他能唱这首歌,在我生活的城市,很难很难找出这样的一首歌,有那么一位歌手,用一首歌,写出一个动人的旋律,唱出一个城市背后的故事。


或许,这大概就是民谣歌曲带给人不一样的感受吧。


会不会有人,因为他的歌,突然好想去成都,走一走,瞧一瞧,寻找他唱的那些故事,歌里的那个姑娘,“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我想,这大概就是赵雷能打动我的地方。

其实,何止是我,最想哭的,应该是他的粉丝。




一直以来,区别于的流行音乐民的大众情怀,民谣在我的眼里,一直是一种偏执的存在,无论是投身民谣的歌手,还是喜爱民谣的粉丝,有时候总会偏执地陷入到民谣本身具有的特质里。


这样的偏执,终究会影响的其他方面,包括活在社会的生存,包括不时的心里落差,包括总有的内心挣扎。

所以,我们才能看到他的歌在网易云音乐里,点赞置顶的最高的那条评论。



“ 你真的红了 很开心 内场票也可以卖到1000+ 虽然以前50就能听你的livehouse 越来越听不起你的演唱会 不过没关系 我会努力变得跟你一样好 民谣不应该穷 以前你吃过的苦都是值得的 难过的日子都是你陪我一起过的 你说你是个普通人 想要买房结婚 我知道 愿你有酒有肉有姑娘 #赵雷 ”

以及这样的评论:

“ 当年雷子第一次来太原,在80印象那个小酒馆,总共来听歌的不到200人,没多少人认识他,他说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写歌,唱歌。后来雷子又来了,那时的他上过了综艺节目,音乐节过万的人喊着“雷子不红,天理难容”,他还是那么腼腆,姗姗来迟的他笑着唱完了那首南方姑娘。雷子上《歌手》了,他现在红了,我才发现我太久太久没有关注民谣这个圈子,太多太多曾经一起在小酒馆里给我们唱歌的人走上了大舞台。 ”

还有这样的评论:

“打心底里为他高兴,因为他再也不会因为唱歌,而饿肚子,再也不会因为没有衣服过冬,而觉得北京的冬天太冷,今晚过后会有很多人知道他,会有更多的人去听他的歌,会有更多的人去买他的专辑,做音乐本来就不该穷,我从高中听到现在,从80块的live到1000+的内场票,从无人问津到名利双收,他火了,真的很高兴!”

说实话,我很理解那些喜爱赵雷的人写出这样的评论时,内心是何等的开心和激动,仿佛在那个属于民谣的圈子里,积压了太久的无奈和心酸的眼泪,一下子伴随着他的歌声,喷涌而出,他们终于有理由站出来,大声的喊出:我们也有可能!


所谓流行与民谣不过是两种不同形式的音乐,主流与小众也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没有所谓听民谣的人灵魂就一定比听流行的高贵、品味一定比听流行的人更好之说。

去年年底,赵雷第三张《无法长大》付费数字专辑在网易云音乐一经上线,十天便破了十万的销售量,而如今《成都》这首歌底下的评论量也已超过十二万。



不管怎么样,在民谣这个圈子里,在不再平静的舆论中,我希望赵雷能够走得更远更远,一个从17岁就离开了校园的歌手,怀揣着民谣的理想,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在祖国大半河山的游历中,能够不忘初心,一直走下去。

期待他下一期的《理想》,用歌声给那个属于民谣的圈子里,给热爱民谣的我们,带来更多的荣光!


赵雷,加油!


上期文章(链接):

《祝福写在春天里》


推荐阅读:

陈鸿宇的《理想三旬》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