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几首民谣歌曲之后

阿井君2019-05-27 19:57:29





凌晨一点半,突然就想写点东西。可能是关于梦想,关于过去,也可能关于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

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似乎拥有一些与这个年龄不太匹配的想法,明明是一个未入尘世的小白,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经历过什么都没追求过,却成天做着各种各样的梦。

作家,诗人,语言学家,背包客,民谣歌手,媒体人,演员,戏剧,电影,音乐,古籍,跑步爱好者,街头艺术家,嘻哈,摇滚,古风,摄影,纪录,乡村,田园,画家,二次元,朗读者,播音主持,酒道,茶道,禅意,书法,演讲,创业,实干家,政治家,齐家治国平天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可以有那么多元素在我身上并存,但我确实每天都在做着这许许多多的梦。如果有人问我我喜欢什么,我可能会回答不知道,但假如有人跟我说他喜欢什么,我可能立马就会说,我也是。

我曾经和所有青春期的叛逆男孩一样,抽烟,喝酒,打架,泡妞,逃课,上网,离家出走。我曾经让父母感到绝望,要跟我断绝关系,我曾经不止一次有过自杀的念头。

我也曾经为了梦想全力以赴,为了高考整天呆在教室,最后一个离开,第一个到。因为成绩而崩溃,因为无奈而痛哭。我曾经把梦想写在稿纸上,寄到以为它会实现的地方;我曾经流浪到看得见梦想的地方,却始终缺乏实现它的力量。

我到过很多人一辈子也到不了的地方——海拔六千多米的神山上。我走过崎岖的山路,看过孤独的风景,听过虔诚的佛号,喝过浓香的酥油茶。我在稻城死去了一次,又在大理复活。

我有一把吉他,我会四五个和弦,也会四五首歌。不太懂音乐的人愿意听我一边乱弹一边乱唱,内行们也愿意给我唱歌,教我演奏。一首唱了几十遍的歌还能把自己唱哭,不懂乐谱也不通乐理,用53231323弹着所有想唱的歌。

我写过一堆诗,给过不同的人;我填过几首词,记录了几件事,抒发了一些感情。有的读起来很压抑,有的很幼稚,但所有的它们,都很年轻。还有过几篇文章,编过几个故事,没有一个拿得出手,从来没有对自己满意。

我在晚会上演过一个逗比角色,从此所有人都记得我。有的时候别人从广播里听见我的声音,会发出一阵唏嘘,但也有一些人看过我主持的晚会,说那个主持人还不错。

诸如此类,我没追过的梦还有很多很多,还没有做过的梦,也有很多。有的梦做着做着突然找不见了,就像小时候家里养的猫,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失了。有的梦刚刚开始,像是无意间播下的种子,不知不觉已经开始发芽了。有的梦已做了许多遍,但我却仍然在寻找。

我宁愿因为理想而让现实一塌糊涂,也不愿意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毁了理想。这就是我有那么多梦、那么喜欢做梦的原因。我浪费了许多光阴,做了许多没有意义的事,创造了许多没有价值的东西,但我依旧骄傲,因为我做过许多别人没有做过的梦,并且打算一直继续做下去。

戴望舒说,梦会开出花来的,梦会开出姣妍的花来的。我做那么多梦,我想,总有一些会姹紫嫣红的吧。

这一年我十九岁,我觉得有梦可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阿井

1028日凌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