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讲故事了,区块链世界需要一个真正的梦想孵化器

蟹邀2020-06-22 09:12:19


一、音乐的梦想谁来买单


2014年,朴树沉寂十年,带着一首《平凡之路》正式复出。

在歌声中听到梦想对现实以卵击石的疼痛:绝望着也渴望着,也哭也笑也平凡着。

这是每个有梦想音乐人的心声。

在良莠不齐低门槛的独立音乐市场里,有人一举成名,有人庸庸碌碌,有人依旧在温饱线之下挣扎。更多的情况是,独立音乐人因为没有渠道通过音乐获得收入,最终搁浅了梦想,走上了一条平凡之路。

这让我想起了窦唯。当年黑豹乐队的火爆风光程度放到如今都无人能及,然而离开黑豹独自转型小众音乐的窦唯却在北京四合院里过起了底层的生活——骑着电动车,挤着地铁,吃着几块钱一碗的面条。

不被商业化所绑架,做跟随自我内心的独立创作者,是窦唯的选择。

然而,这个选择为他带来的除了自由,还有潦倒。

没有经纪公司,没有经纪人,没有宣传,也就没有好的经营销售渠道。

他渐渐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再有才华的音乐人,也需要用事业来获得面包;再有梦想的创作者,也希望现实能提供生存的养料。

现实的残酷在于,追梦路上的独立音乐人,生存状况并不乐观。

去年,网上针对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作出一项调查:高达84.3%的独立音乐人兼职做音乐,因为大部分音乐人无法只通过音乐相关的工作获得生活来源。调查数据显示,有68%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而月音乐收入在1万以上的音乐人,占比不到5%。

对于大部分创作者来说,梦想和现实存在于两个世界,想要让梦想变现,太难。

他们或许知道如何获取丰富的精神生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同样会获取丰富的物质生活。在追求音乐的路上,无人为他们买单。

 

二、繁荣市场中的弱势群体

 

到2017年底,数字音乐产业规模已经达180亿元,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到5.24亿,在如此庞大的消费市场,却并未让独立音乐人获得应用的收益。

早年,音乐人必须依赖经纪公司发布唱片、包装演出。有的人有才华又有运气,能够一举成名,然而,更多协议就像霸王条款,经纪公司用很少的薪酬,买断了音乐人的自由。我们频频看到一些音乐人在成名之后单飞甚至与经纪公司对簿公堂,即便红遍大江南北如窦唯,单飞换取的自由也很难换来足够的面包。

就艺人与公司的关系而言,国内经纪始终把音乐人看成下属和赚钱工具,缺乏平等合作的意识。动辄数十页的合同,合约7-10年,收取的佣金为60-70%。虽然前期经纪公司投入培养成本,后期需要艺人反哺无可厚非,但是利益分配的失衡,让音乐人备受压榨,层层盘剥之下,音乐的梦想还能保留几何?

除了经济公司的压榨,盗版的猖獗也让他们收益甚微。一方面,国人早年就未形成音乐付费的消费习惯,另一方面,网络的飞速发展也给盗版插上加速器。从街头巷尾的盗版音乐卡带到网络上的手机彩铃,从商店里播放的音乐到网上流转的未授权音乐,盗版大大侵犯了原创者的收益。曾为电影《疯狂的石头》创作音乐的民谣歌手、布衣乐队主唱吴宁越说:“《我爱你亲爱的姑娘》这首歌彩铃下载让那些公司赚了几个亿,我们却一毛钱也没收到,我们去打官司找他们要,结果差点被逼疯”。

繁荣的音乐市场中,创作者反而变成了弱势群体。

 

三、他们的音乐谁来做主

 

似乎从音乐诞生开始,主动权就从未掌握在音乐人自己手中。

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大大拓宽了独立音乐人的生存渠道。独立音乐在收益模式上已经和传统音乐已经大不相同,从版权方面能够大量获益的只占极少数,更多人依赖演出、周边产品等获得收入。88%的音乐人表示愿意开通打赏功能,70%的音乐人有意愿或已经在从事音乐周边产品,收入渠道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少。对于自己的音乐创作,他们甚至无法掌握定价权,决定他们音乐价值的,是视频和直播平台中粉丝的打赏。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催生了直播平台,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入驻,企图通过直播平台获得音乐价值。然而通过直播收到游艇的更多的是美女主播,免费的视频内容充斥在互联网之上,信息的筛选越来越难,更多的音乐人在低门槛的平台之上被大浪淘沙,爆红的天平越来越偏向快餐式音乐,真正的好音乐潜藏在平台之中,难以被发掘。即便一些音乐人露出锋芒,寥寥无几的打赏也只能在深夜去街边吃一碗馄饨。

音乐人创作了音乐,那么定价权,是否应该回归创作者?

到底是谁创作了音乐,音乐的主动权,又该放到谁的手上。

 

四、改变现状的武器

 

伴随着大量的泡沫,被称为互联网2.0的区块链诞生了。

从最开始的比特币到越来越广泛的数字货币和应用场景,人们期望用区块链技术去解决问题。

然而,区块链并不是现实世界中的万能丹,它只是一项科技创新,而且,这项创新还像个襁褓中的婴儿,嗷嗷待哺,需要技术的积累和沉淀。

但是我们看到,它的技术特征已经为创作者带来的很多可能。

一方面,区块链技术可溯源、上链信息不可篡改的特性让版权的确认和追溯变得简单。每一条创作信息在链上记载,独立音乐人不必想尽方法证明自己对创作的所有权。盗版无处遁形,维权变得简单。

另一方面,区块链的点对点支付降低了摩擦,消除了中间商,那么传统传播渠道中,中间商获得的利润也回归了创作者和购买者。音乐市场的繁荣不再给创作者独留落寞,享受创作的价值是他们应得的权益。

这是一场市场主动权的重新分配,在一个公正、公平的市场之中,区块链技术成为有希望改变现状的武器。

 

五、打造一个梦想孵化器


区块链技术是改变音乐人生存现状的武器,但是这个梦想的孵化器,该由谁去打造?

泡沫肆意的市场中,谁能守护那些真诚的初心,真正掌握改变世界的能力?

作为一个在技术驱动的项目,Ulord含着情怀出世,为我们带来了很多感动。

它看到了独立音乐人的生存现状,也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作家、画家和自媒体的生存困境,你的创作YOU LOAD,这是Ulord的美好愿景。


为了达成这个改变世界的目标,Ulord打造了一条基于数字内容的分发公链,对减少价值内容的摩擦、帮助用户快速获取优质内容、精准匹配用户喜好方面做出了大量的努力。对比如今市场上画大饼式的区块链项目,Ulord的可行性也让我们眼前一亮。

它的出现会给音乐人和音乐消费者带来哪些改变呢?

1.用户可以基于Ulord公链搭建侧链及应用,在链上发行独立的代币。比如民谣爱好者可以搭建一个民谣站点,专为民谣创作者和民谣爱好者服务。

2.原创作者基于Ulord发布的音乐可以上链存证,创作者维权变得简单。

3.原创作者对于自身创作的音乐享有定价权,平台不会分成。

4.平台会基于AI为音乐消费者推荐他可能会喜欢的原创音乐人,优秀音乐人的曝光几率大大增加,用户更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音乐和作者。

5.用户转发创作者的音乐会得到奖励,好音乐更容易脱颖而出。

6.平台采用分布式存储,作品的网络传输速度更快。

7.传统的付费音乐平台需要付出现金来购买服务。在Ulord平台上用户可以通过电脑挖矿来赚钱Ulord代币购买服务。

8.Ulord设计了主节点投票机制,垃圾信息和劣质内容通过主节点的投票可以在平台中删除,实现了系统的健康净化功能。

对于音乐创作者和用户来讲,这8点改变可能就能改变一些独立音乐人的生存现状。

独立创作者不需要经纪公司,也不需要签约平台,通过区块链带给互联网的改变,独立创作者真正可以实现独立的创作和传播。

窦唯不必落魄。

吴宁越不再害怕盗版侵权。

甚至,这不只是音乐创作人的春天,也是写作者的春天,是画家的春天,是视频制作人的春天,是PPT爱好者的春天,是一切内容生产者的美丽新世界。

Ulord公链已经开始内测,首个内容分发APP也即将上线。

那些消费预期的项目啊,请不要再讲故事了,区块链世界需要一个真正的梦想孵化器。

我们希望Ulord成功。就像希望每一个踏踏实实的创作者可以不再落魄。

区块链技术不是用炒作的。

它是要用来改变世界的。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