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爱情,需要相互坦诚的自愿付出|民谣故事

民谣在路上2019-10-15 15:47:16


● ● ●

【  昔  央  '   专  栏  】



的确是我们在玫瑰花上所花费的时间,让我们的玫瑰花变得更重要。但我们不要忘记,最初为什么会在玫瑰花上花时间。更不要忘记,玫瑰花也有她的自由意志。


1.


我和宋屹从相识到相恋,前前后后只花了不到20天的时间。确立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见过面,甚至连一个视讯电话都没有过。两个口口声声说着“爱情不过是生活的屁”的人,隔着屏幕准备交往。


20天,如果你从早到晚和同一个人保持稳定频次的坦诚交流,几乎可以把对方的前半生了解到个八九不离十了。于是,在无数观点不谋而合之后,我们理所应当觉得自己一定是遇到了“灵魂伴侣”。


“灵魂伴侣”,听起来是个挺悬的词儿。就连起初的宋屹,也这么想。他二十八岁了,只谈过一段恋爱,还是个铁骨铮铮的“小处男”。他特别想挣钱,他觉得现在这个节骨眼如果谈恋爱,会耽误工作效率不说,长久下去很可能就是“人财两空”。


我们在一个记者交流群里认识的,里头聚集着一大帮子拥有新闻理想的人。我几乎不看群消息,更不聊群。那天在群里发表观点,纯属意外。


那天大家热火朝天地讨论一个话题,我抛出了一个观点,众人叽叽喳喳一顿探讨过后,宋屹紧接着抛出了另一个观点,我眼前一亮,开始留意他。因为他抛出的那个观点,和我接下来想说的话如出一辙。


所以他当天晚上加我,我毫不犹豫同意了。


我以为他会像个学者那般抓住我巴拉巴拉进行一番深刻探讨,谁知他只是发来他领养的流浪猫。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是看我朋友圈里有一只猫,他猜想我会喜欢猫,以此来展开话题定能博得我的好感度。


他是鸡贼的,也是细致的。那晚我们从养猫心得聊回新闻,又聊到文学、电影、诗歌、哲学。那几年我好不容易积攒到的一些知识储备,几乎在和他三个回合的交谈过后,就一股脑倾泻了出去。


2.


那半个月我几乎做什么都抱着手机,时常坐在马桶上陪他聊时事。他提出在一起的时候,我也觉得顺理成章。因为和他相处很舒服。


我刚开口,他就知道我下半句。我说讨厌省略号,后来的聊天记录里就再也没出现过省略号。我说讨厌和人发生亲密关系,他也就一副无欲无求的派头。


在一起之后,也仅仅只是吃了顿饭看了场电影就各自回家了。中间他去外地出差,我留在上海做采访,偶尔打电话,每次都是说不完的话。


他写不出稿子的时候,会突然丢给我一个命题,让我帮他找角度。得到中意的想法以后,他就心满意足地奋笔疾书去了。


他每天提醒我按时三餐,锻炼身体,定情礼物我收到的是一张私人会所的按摩年卡。如果不是一些必然会出现的小插曲,我几乎都要以为,宋屹面前的我就是真的我了。

积极的、热爱生活的、善于思考的、正向的我。


天知道我呆在自己那栋65平米小房子的时候,永远不开灯,从早到晚酗酒,对人事没有任何欲望,不关注自己的体重和仪态。所以,当我和他第一次见面,他对我臃肿的身材不以为意的模样,反倒让我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但一旦恋爱,产生亲密关系,是早晚的事。宋屹第一次去我家,是在交往四个月以后。


我把家里的酒藏进储物箱,把烟灰缸清理干净,假装是特意为他准备的,然后又带着眼罩给房子通了风,往阳台添置了一些新鲜绿植。做完这一切,我挽起袖子做了一桌饭菜,等待着他的到访。


3.


事实上,我明白他的此次到访意味着什么,我们的关系可能会就此更近一步,即便我内心是如此抗拒。我讨厌别人来我家,讨厌别人侵犯我的私人领域。


饭后我们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片子又臭又长,宋屹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他试探性地亲吻我的额头,再是面颊,最后落到我的唇齿间。他像只小心翼翼的啄木鸟,一下一下啄吻我,直至胸口。


他掀起我的裙子,把手伸了进去。我如同触电般,打落他的手,狠狠踹了一下他的小腿。他瑟缩在沙发上的身躯顿了顿,抬起头看我,眼神里的困惑带着浓重的意乱情迷。


“你走吧”,我毫不留情地下逐客令,起身把他推到门外,把他的鞋子丢了出去。我不去管门外他的眼神,只是蹲在沙发角落小声啜泣。


宋屹受过良好的教育,平时也彬彬有礼。所以他觉得自己冒犯了我,他发来道歉消息、送来道歉礼物。


礼物是一支钢笔和一盒墨水,礼品盒里有他的手写信。信的内容无关痛痒,最后大致表达了他不应该如此急切,会给我时间这样的主题。


他究竟有没有太过急切,其实我内心有答案。更何况,他已经不着痕迹地,做了一个男朋友该做的一切。


每月的14号我几乎都能收到礼物,仪式感满满,平时一起出门,我永远被护在马路里边,吃饭的时候他剥虾、挑鱼刺,就连一起听音乐,他也会将音量调整到我觉得舒服的大小。


他把我介绍给他的家人和朋友,去哪里永远提前报备,晚回家会耐心解释原因。聊天聊到一半睡着醒来第一件事一定是给我打电话道歉。


如今,他只是像一切正常的男人那样,对我提出了生理需求。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些过分,我开始主动邀请他来家里做客,每半个月一次的频率。


渐渐的,家里新添置了漱口杯、牙刷,男士毛巾和剃须刀。我们一起做饭洗碗,偶尔他也留宿,但早已不敢轻举妄动。再后来,我们拥抱、亲吻、抚摸对方,他当然也会有急不可耐的时候,手每每接触到私密部位,我便浑身发抖大汗淋漓,好几次严重的时候眼泪猝不及防掉下来。


他被吓坏了。也许,他知道,我有秘密。但他聪明地选择不主动问起,任由我们之间隔着一个秘密。


每次他离开我家后,我的情绪会低靡一段时间。但只要他一来,我又好上那么几小时。大概是因为,他身上有我喜欢的,春天的味道。


春天会让我暂时忘却寒冬给人带来的阴霾和痛楚,会让我忘记男人的劣根性。


4.


大概和宋屹相处久了,冬天似乎变得没那么难熬。这一年的春天早早就来了。我觉得我差不多是时候准备好了,又免不了是一番沐浴焚香、鲜花香槟之类的仪式感。


他进入得很顺畅,我轻轻呻吟,将他眼底的不可思议尽收眼底。他一开始觉得我是毫无这方面经验才害怕这件事的,现在想来,他一定会觉得是我不愿意吧。


恋人的眼神有时像是绵密的针,只需轻轻一戳,你的整个灵魂便轻而易举如阳光下的彩色泡沫般彻底破碎。我只好假装不知道这眼神意味着什么。


开了荤的男人往往毫无节制,我每每被折磨得精疲力尽。对于某些私密的事,我们是配合度极高的,我能感受到他的快乐和满足。但我们中间,却也着实隔开了万重山。


我开始间歇性的失联,不回复他的消息,无视他打来的一个又一个电话,自顾自活在狭隘的世界里。亲密的时候,又回到判若两人的状态。


我的精分时常让他摸不着头脑,何况他也忍受不了这种若即若离。他的耐心很快被耗损,他第一次发脾气。“你让我感到自己很无能,我还要怎么做才能让你觉得我是爱你的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瑟缩在我家沙发的一角,和平时牛高马大的他很不一样。我伸手摸过去,我感觉到他眼角的湿润。我想,或许我做错了,个体的特性千差万别,我不能一概而论。 


更何况,那时我已经开始害怕失去他了。我想,我是爱着眼前这个人的。我决定竭尽全力坦白一些。


我也有过纯粹追求精神伴侣的阶段,只是我当时的爱人不以为然,他跑去别人那里找存在感。我以为只是我没有满足他,他不堪忍受于是出轨,索性我也就放下矜持了。


谁知日后也只是换来他的习惯性出轨,最糟糕的时候,甚至把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的亲密照发送到我手机上。


这举措实在恶心到我,本就对那回事概念模糊的我开始更抗拒了,认为它仿佛是万恶之源,认为男人的得到就是女人失去的开始。


我尽量平静地讲完,轻轻问他:“你能理解我吗?他留下的坏东西深入骨髓,直到现在还在影响我。”


他把手伸过来,摸摸我额前的碎发:“我能理解。但事实是,你不能因噎废食。”


5.


我以为这次坦白会换来一段长久稳定的关系,事实证明人生充满各种意外。宋屹来我家的次数变多,我们的关系也的确变得更加不分彼此。我们已经亲密到,他可以将我的指纹大大方方录入到他手机里了。


我知道他是想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他在我面前没有秘密,我也可以在他面前放心做自己。


我把家里的酒和烟丢掉,开始定期开窗和去花市。我的生活总算有了一丝生机。如果没有那次手贱的话,我们的关系大概永远不会破碎,我会一直享受着他的高情商带来的舒适度。


那天亲密过后他去浴室洗澡,手机响起,我鬼使神差将大拇指放上去。是一个四个人的小群,另外三个是他从小到大为数不多交到的关系较为亲密的朋友,他早已郑重其事向我介绍过。


聊天内容是男人之间平时无聊的互坑,我不小心往上滑动,果然看到不该看的。


他们四个一起讨论爱情,聊到各自的前任。宋屹说,我现在的女朋友除了外貌,其他都比前任好太多,善良,有才华,会赚钱,懂得体恤人。


其中一个朋友调侃他,那你凭什么觉得人家会一辈子对你不离不弃?他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


他说,“她有述情障碍伴随着中度的抑郁倾向,和我在一起,她能感到舒服自在。而且他前男友出轨了,是我让她走出这个阴影的。”他平淡的口气就好像在说,“我今天喝了一杯凉白开。”


总觉得有哪里逻辑不太对,但我很快又释然。我想起以往我和宋屹互赠礼物,宋屹总会直接截图订单价格给我,而在往后的闲聊中,他又会无意中透露出自己在哪里看到过我买的东西,价格大概在多少,问我有没有买贵之类。若是我俩互赠的礼物等价还好,若是不然,这种无形的比较总会让我喘不过气来。


现在我恍然大悟,这种你来我往的恋爱,就像两个高手在过招。我付出多少,是为了最终的收成。我知道做什么会让你触动你,于是我这么做了。而并不是因为你是你,我爱你,于是我这么做了。


此时此刻,宋屹当初的那句“我能理解”,就显得很虚伪了。因为他在刻意表现他的大度,他在彰显他比我的前任更优秀、更适合我。就像每次他来我家总会带些水果零食之类,他会告诉我说,是他妈妈叮嘱他的。


事实上,他妈妈并没有叮嘱他这么做。他觉得这么说,能提前为婆媳感情提供一个良好的基础,以此杜绝婆媳矛盾的后患。


6.


他从浴室出来时,我握着他的手机面无表情。其实,我当下就下定决心,结束这段关系。


他觉得我莫名其妙,直到我把信息念给他听。他很快解释说,这只是男人之间的相互吹牛和调侃,他没有意识到这些事不能告诉别人,这是我们之间信息不对等出现的偏差,何况他就这么几个知心朋友,定不会害他,也不会害我。


他这么一说,我只感觉到自己更伤心,甚至有一些委屈。我下定决心告诉他这些让我感到痛苦的事,背后经历了无数的煎熬和挣扎,我以为他真的理解了我。我以为我遇到了合适的爱人。


我分手的姿态很决绝,直到最后一刻,宋屹还在挣扎,甚至有些刻薄地埋怨我,觉得我仅凭这一件小事否定了他长久以来的努力和付出,觉得我只想着自己。


他提出了一个约定,他让我给这段关系一个月的缓冲时间。他说,如果真的爱一个人,一个月内,总有那么一两次会想起对方,会有想要和对方联系的欲望。这样,就能顺理成章找个机会和好如初了。


我承认宋屹说的都是对的。他双商一直在线,深谙人与人之间相处的规律和哲学。我觉得,他能和一个有述情障碍的人相处这么久,全凭他超高的情商和一流的共情能力。


但我还是拒绝了。情商这个东西,用于社交里,偶尔一次两次可能会给人带来滴水不漏的舒适感。一旦被频繁使用在一段朝夕相处的亲密关系中,反而显得有些不真诚了。


对于宋屹总是在套路面前冠以“真诚”二字这件事,我始终不敢苟同。


《爱情公寓》里,张伟和胡一菲打赌时说,“和我打赌,不是看你想要什么,而是看我有什么。”延伸到在爱情里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爱一个人,若是不能给对方想要的,如何评判这份付出呢。那就是,不是看你想要什么,而是我在我有限的“拥有”内,愿意为你付出些什么。


专栏作者



昔央

新浪微博@昔央

微信公号《夕阳下的武士》(id:hyydnsz)


作家,编剧

【民谣在路上】专栏作者,【One】热门作者

关于小说家的唯一道德

就是吃下这个世界的噩梦



民谣在路上

近期动态



晓月老板东三省巡演

扫码购票



宿羽阳《赴约》全国巡演

扫码购票


支持中国的爵士乐

扫码支持闪鼓派众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