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草东是丧音乐排行榜第二,那么Deca Joins绝对是第一.

民谣在路上2020-02-07 16:16:03

 

在偶然的一个下午,我听到了Deca Joins的《快乐》。


从此,这首歌在我的听歌排行榜里前三的位置中,停留了2个月。

 

Deca Joins于2013年成立于台北艺术大学,原名“灰矮星”。

 

有人说他们就是草东+落日飞车的综合体。


他们的确跟草东有一定的渊源——主唱吉他郑敬儒是草东前成员。但在我看来,他们比草东“丧”得更彻底。

 

他们是一群生活在台湾的年轻朋友,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大隐隐于市之感,他们的音乐透露出的是台湾青年特有的散漫与无畏。



“开心地笑,放肆地做爱,抽烟喝酒,但是不要忘记今晚,醒来以后就是新的人生了。”


“波浪在海面上营火在岸边,我又泪流满面你不在我身边,芒草在山巅痛苦还留在眉间。”


“超越逻辑的快乐,平凡无奇的懦弱。”


他们的歌词里,处处都是小确丧。


这一组以龙为背景的照片,则是在台南拍的。



台南是郑敬儒的家乡,阿谷因为家庭的原因几年前搬到这里,而杨尚桦与谢俊彦则是完完全全的台北人。


郑敬儒在一次专访中说道:“台南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的生活步调。我的创作也有很大程度上受到这里的影响。”


这一张浴室也主要是在郑敬儒当兵时完成的。

 

从他们缓慢的吟唱中,也能体会出这座城市郑敬儒的影响。

 

他们最初在台北艺术大学的摇研社相遇,经过一步步的发展和变化之后,最终成为了现在的Deca Joins。


“嘿~你也抽烟吗,我们一起抽着到了天堂。”


朋友去看武汉演出的时候,有个男孩子拿着小猪佩奇的泡泡机,说着要在他们唱《巫堵》中“你也抽烟吗”喷泡泡。然而他没有挤上前排,然后他们在交流会上往下丢了几根烟。

 

在广州场首场大陆,连续三个男孩子在唱到这一句时来了好几个跳水。



草东的颓废与呐喊表达着年轻一代的绝望与迷茫,落日飞车则是迷幻中那灵动的一点小清新。


而Deca Joins,词曲里全是对世界的怀疑,充满着马男波杰克式的颓丧与毒鸡汤;他们完全陷进沮丧当中,甚至有点享受,干脆拒绝打鸡血,拒绝一切正能量。


鼓手阿谷曾经在一次专访中说:“我们要用痛苦来衡量对于生活、对于人的喜爱,那种情感很模糊,也不是说痛苦、就是有快乐也有不开心,但总体而言大致上是不开心。

 

我们很不开心,但还是很喜欢这些东西,就去想为什么不开心。后来发现,正是因为喜欢所以不开心,觉得像在一间浴室里,有蒸气、昏昏沉沉的,浮在浴缸里那种感觉,很慢。”

 

专辑《浴室》


《浴室》这张专辑里,我最喜欢的,是他们的那首《快乐》。


“在最残忍的时代笑自己悲哀,在孤独的早晨跟自己结婚。”

 

“越难过时笑得悲怆。”网易云音乐上的热评如是说。



他戏谑地运用戏剧化的对立词触发着人们对孤独的宣泄与反抗。


副歌部分的“每一天都要快乐”的呐喊,配上乐队的“狂躁”,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提问与自嘲,每一句都在拷问着你是否真正的快乐。

 


“再看你一眼,

我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些平铺直白的文字与及其日常的事物却被旋律与乐队的演奏呈现出了一池春水中嬉戏后的留恋与不舍,但这种不舍,是对生活的一种无奈与妥协。


春天游泳,亲爱的小狗,爱情的快乐、沮丧、亲密,都在这简短的两个词中呈现了出来。

 


在《浴室》这首歌中,“我们都被困在这寂寞的夜晚 ,阳光照进窗帘却太过刺眼”也充满着同样的沮丧。


彷佛认命与妥协,彷佛放弃与接纳。


在《梦》里,他们却又唱:“亲爱的你还是去找别人吧,把青春用你想要的方式浪费吧。”


就像是一瞬间的恍惚后对独身一人的怅惘,阳光、温暖、波浪、这些看似温和的字眼,在乐队的排列组合中,只剩下孑立与孤寂。



一提到摇滚音乐,爆发性的节奏与呐喊式的宣泄似乎已经成为了人们心中对于摇滚的刻板印象。

 

随着落日飞车的爆红,这种所谓的迷幻摇滚突然被疯狂追捧。浪漫中带着戏谑,落日飞车便是典型代表之一。而草东,更重要的是节奏上的独特性与歌词的共鸣感。


Deca Joins在某种程度上,便是巧妙的融合了这两者的特征。Deca Joins属于迷幻摇滚,他们的音乐充斥着强烈的自我中心主义”。

 

回观我们所处的时代,这些音乐恰恰反映了当代青年优越物质基础上对于精神追求的迷茫。


在如此一个自由的时代,我们不断追问着自身的存在与价值。但时代不会给我们答案。



Deca Joins擅长的便是用简单的字句抵达内心深处的孤独与迷惘。


他们不属于爆裂的宣泄,他们更像是一种自我妥协与自我救赎。


网上时常看到一个说法:如果一首歌里的任意一首歌词都能成为个性签名,他便是一个完全成功的作品。

 

打开《浴室》这张专辑,随便生成一张歌词图片,发到朋友圈中,从点赞数量上,都能看到大家对于歌词上的共鸣。

 

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没有更多的耐心与精力去体会乔治奥威尔式或是卡夫卡式的遣词造句,Deca Joins用音乐证明了:浅显与单一也能够表达和共鸣。

 

大众对Deca Joins有一句最为精准的评价:“不带走悲伤,只是静静咀嚼那淡淡的沮丧”。

 

是的,他们是悲伤的享受者。



主唱郑敬儒在武汉的交流会上说:“我们只是做了时代的一张嘴,把大家心里不满的情绪讲出来”。

 

温柔表达不满,不断自我拷问,这都呈现着年轻一代所面临的困境与迷茫。


Deca Joins仿佛一位长发飘飘的颓丧艺术家,站在春天的原野里,迎着轻柔的风,轻轻问你:


大千世界也只有你啊,可你会不会也一去不复返?

 文/波波扬

图片/网络

文章来源 /岛音乐



即墨古城国际民谣季

畅享五十天免票音乐节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民谣季资讯

加微信the13month带你进交流群


宿羽阳《赴约》全国巡演

扫码购票


曹槽2018全国巡演

扫码购票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