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是什么?这就是民谣!

葱头民谣2019-11-06 12:50:35




“民谣是什么?”


三年了,讲道理无数次问自己这个问题。可每次想到的答案都不同,更别提说服自己。


带着这份矛盾,从民谣小众到它烂大街,从大学到毕业,从南方听回北方,这个问题从未解决。百无聊赖中,用这三年多听的民谣,唱的民谣和感受的民谣,讲道理,给你个答案!


1.“便宜的音乐”


民谣很便宜,不单单是每个走在街头的人哼着的“南山南,北海北”,而是它的宽容度。


一副好嗓子,配一把清脆动人的木吉他,自然是最清新舒畅的风格。但一把走音的破吉他,配合着有些走音的“跟我走吧,X小姐”,以及一群年轻男男女女,摆成爱心的蜡烛,这才是现实中大学表白的标配。无论如何,这起码佐证了民谣是“好上手,便宜的,门槛低”的音乐。


2.“大事化小,小事变大”


花粥慵懒地弹唱“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并没有话要对你讲”,是民谣“大事化小”的实力佐证。南征北战改编的《我的天空》弹唱版,也正是这个意思:将笨重的,锋芒毕露的情感以温柔,抒情的唱法诠释,别有一分滋味。


而民谣乐也会有“耐不住寂寞”的时候,宋胖子“崩坏”的朋克版《董小姐》,《晚安北京》,就是民谣“小事变大”的代表:“抒情是我的长项,但不代表我不会其他唱腔。只要高兴,摇滚,朋克,金属我都做得到!”


3.“吸收古风,容纳现在”


加入了苏州评弹的《灰飞》(秘密后院),戏腔浓郁的“南方以南还是南方”(《南方以南,白水),擂鼓与古筝伴奏中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将进酒》燕池)...没有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上述唱作人/团队,以自己的大胆尝试,把“中国风”加入了民谣,这是真正意义的兼收并蓄。


但兼收并蓄不是结束,而是延伸: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九月》周云蓬/海子)

“谁的孤独像一把刀/杀了黄河的水/你五体投地这孤独是谁”(《西北偏北》刘东明/小引)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我愿对你说上一世情话”(《傲寒》马頔)

“十月的天没有下雨/风吹地上的纸片在唱/他唱李雷的书包里东西太多了/作业都写不完”(《十月迷城》李晋)

“枝桠伸往更远处的芦边湖泊/鸟儿惊起/便将叶子抖落”(《早春的树》陈鸿宇/唐映枫)

尽管没有新鲜高雅的古风,可现代诗中无奈/孤寂/苍凉的弹唱,却是当代民谣宝贵的角度之一!有了它们,民谣多了一份吟游诗人的自在,一份“不愿沉沦市井”的挣扎。讲道理说,这很不简单。


4.“无穷的搞怪空间”


“日子过得就像那些不眠的晚上/她抽着芙蓉王对着墙漫谈着理想”(《南方姑娘》/《北方爷们》)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见过哪吒脑海”(《平凡之路》陈塘关版)...

如果每个民谣歌手都是宋冬野,花粥或者李志那样任性,喜欢“跑偏”,“恶搞”,“自嘲”挑逗观众,那民谣离左小诅咒的灵魂摇滚也不远了吧?

可讲道理,他们本来也就离得不远吧?!


以上总结纯属娱乐!不过机智的你,通过它一定也能去鉴别“真伪”民谣了~


最后“讲道理的”我告诫你:虽然你学会了姿势,但无形装逼最为致命。偷着乐,就是民谣的终极幸福!



< 完 >


葱头民谣开号至今短短两个月时间,发表原创文章约80篇,非常幸运地认识了一帮喜欢民谣又爱码字的朋友。我知道我们的内容还不够好,但是我同时知道在很多个万籁无声的夜里,作者们就为了“每天一篇”,为了明天能给葱头民谣续稿而努力着,努力把内容写得越来越好!


试问葱头你何德何能得此厚爱?是啊,我何德何能?


所以葱头此刻决定,以后部份优秀的文章会加一个3元赞赏二维码,不为别的,只为感谢在一个又一个深夜里给葱头民谣码字的作者们。读者赞赏的辛苦费将全部归作者本人所有,没有君子不养艺人。


备注:不接受学生和无业者的赞赏,其他人随意,谢谢。


【往期回顾】

李志,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赵小雷,你绝逼是个吃货

一生中可以喜欢很多人,但心疼的只有一个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