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新民谣,崔开潮用简约专注俘获你挑剔的听觉

果酱音乐2019-06-25 04:09:03

他们用音乐记录时代,我们用文字记录他们。365天,1000位独立音乐人。


——果酱音乐千寻计划


导 语


年轻最可贵的并非是锋芒毕露的锐气,而是一尘不染的干净。这句话用在这个95后大男孩身上,起到好处。唱着民谣的他,总逃不过“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评价,但是这不就是青春的美好和迷人所在吗?


你也许听过《声声慢》中的白马、青砖、炊烟袅袅、山花蕉叶……那悠然婉转的戏腔,讲述了一个半醉半醒的故事。女声的和声也很动人,云水间,禅意萦绕,清透心扉。然而,你可能不知,写这首歌的并不是位年长、经历过岁月洗涤的音乐人,而是一脸清秀的95后——崔开潮。

崔开潮,1995年11月生于湖北省洪湖市,独立音乐人,叁的声音创始人。大学期间任乐队主唱,去年6月毕业于西南科技大学制造学院,后开始独立创作,于去年11月创办叁的声音,并推出个人首张专辑《急驶的马车》。


青砖伴瓦漆
白马踏新泥
山花蕉叶暮色丛染红巾
屋檐洒雨滴
炊烟袅袅起
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他的声音开阔澄澈,透露着心底如湖水般的宁静,任凭疾风骤雨,波澜不惊。沿袭民谣特有的简单、温暖、入耳的作曲风格,连同崔开潮嗓音所持有的磁性,整首歌营造出一种悠然慵懒、美好平淡的生活状态。


听他唱歌就像坐上了一列行驶缓慢的火车,开往那些令人怀念的消逝的时光,沉醉在山水田园里。

崔开潮用诗意般的歌词,和独特的声线,为我们讲述了一个美好而伤感的故事。我们洗耳聆听:“2012年,我第一次踏入巴蜀之地。出生在平原的我,看着窗外飞驰的景象,青山一座座向后流走,寂静欢喜。


在大学期间,周末闲暇之际我喜欢去爬山。有时候和朋友一起去,有时候一个人去,至今难以忘怀和她一起去看花。学校后面的山丘上春天桃花盛开,夏天栀子花遍野。因为还有一些我和她都不认识的花翩然其间,于是我在歌词里用山花来代替它们。



那一年青城山下的街子古镇,有一场她很喜欢的音乐节,而她在很远的地方,所以我愿代她去听。音乐节结束,我走在古老的街子古镇里,脚下的石砖因为常年潮湿的缘故,而长了些许松软的青苔,看起来略显青色。


碰巧有人骑着一匹白灰色的瘦马而过,猛然一怔,停下脚步,时光在脑海中流转,穿过了几个世纪,仿若置身于一幅古老的画卷里。


可我并不知晓骑马之人是否在寻觅爱人,彻夜辗转不眠,还是只是个匆匆而过,忙于生计的商贩。


那晚的街子古镇下了场不大不小的雨,雨水零零碎碎地洒落屋檐,我靠在客栈二楼的窗台写下了这首歌,想来真正蹉跎的人是我和远方的她。


物是人非,只叹世事无常,我不会再问起,她在哪里。


但当我置身山间的时候,依然会想,你在哪里。”



当问及对作品的定位时,崔开潮说道:“目前是一种新民谣,好听和内容是很重要的元素。


”因此,在《浊清澄》中,作曲完全抛去了民谣的影子,沿袭独立后摇和后朋克的作曲风格,编曲丰富大胆。主歌部分甚至加入了少有的电子迷幻,副歌还有少量歌词独白,可以说这是崔开潮突破自我的一种表现方式。



台上的他总是在认真地唱歌,基本没有太多的表情,而在“花门与她”的那场演出中,崔开潮在台上唱歌,粉丝叫“面瘫”的他笑一个,他也只是拿出唯一空闲的左手摇摆了几下后就又继续唱歌。


而台下的他还是一个很开朗阳光的大男孩,平常喜欢打篮球,打电玩,而在对待音乐的时候,他是严肃且认真的。


在崔开潮的歌声中,有着超越年纪的婉约和沉稳的唱腔。很多人会首先就注意到他的词,他的笔下有着万众柔情的美好世界,独特的风格不同于他人。这样的词很容易让人感觉像是信手拈来,或者半夜灵光一闪就洋洋洒洒写出来的,然而事实并非是如此。



“我写词是强迫自己写,想写就写,不想写也逼自己写。坐在公交车上写,边走边在手机上写,坐在沙发上写,半夜爬起来写。”崔开潮这样说道。所以才有了那些你以为信手拈来,灵光闪现的词。


新的一年,崔开潮将会展开全国巡演,途径18座城市,在这趟名为“急驶的马车”的旅程中,温暖的声音将会一路传达至你的心扉。


他的简单、真实和对音乐的专注,是对于听者来说最好的礼物。期待崔开潮在新的一年为我们带来更加优秀、多元化的作品。


图片由音乐人崔开潮提供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千寻计划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