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周润发讲了一句客家话,就想哭了

疯粤2020-06-22 12:34:53

客家有么料 | Vol.2

听周润发讲了一句客家话,就想哭了

上周的专栏,收到了出乎意料的反馈。

客家,或是一个牵动大家情愫的词汇。

我在构思这个系列专栏的时候,也问自己,到底想讲什么。因为大家会在意,也怕自己讲错话,引起误会。

首先,这是一个客家后生对自己文化的重新认识,其次,我会更希望将客家文化放在一个全球文化交融的背景下来探讨。当然,这是一个随性不随意的专栏,我会努力做好功课,也希望获得大家的支持。

客家有么料?我们可以不知,但是,不可以一直不知。因为,我不希望有一天自己当了爸爸,被孩子问起来,口哑哑。


电影里面听到了客家话

曾经,电影里面是时常会听到客家话的。

在发哥、哥哥、红姑的经典作《纵横四海》里面,发哥整蛊红姑一段——

“红豆红豆阿妹,你不是生钵仔糕气吧?你看,水池边的红豆,鹅蛋的圆脸,修长的上半身,下半身不用我说了,你心甜得来有FEELING啊,你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生养的客家妹来哟!来,红豆阿妹,你爱浪漫,没问题,我带你去浪漫,你爱看戏,我带你去看戏,你爱做明星,我带你去做明星!”

周润发讲客家话,是不是很好玩!是不是感动到想哭!

▲除了《纵横四海》,你还在哪部电影里听到过客家话吗?

香港有着数量庞大的客家人群,在商业电影里面出现客家元素,完全可以理解。或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参与制作和出品这些电影的人里,就有很多客家人。

电影是一种昂贵的文化商品,同时也是现代商业社会中站在鄙视链顶部的一个类别。

所以,小时候看到电影里出现客家元素,而且是由周润发这样的巨星来讲——那种兴奋的心情,大概就像我们今天看欧美大片里听到普通话是一样的吧

在中国越来越强大的今天,越来越多看到国际大作里面出现普通话出现中国人,几乎没有人会再去怀疑这点。

那客家话呢?好像没这么明朗乐观。


懂客家的创作者在哪里

“我以前也因为觉得客家话土,不好意思说,还被师姐骂了一顿。现在是巴不得身边多一点客家人。”上周的专栏,雪君姐看过后,在微信上如是说。

在广东的广电传媒圈内,客家人还是有的,但是走上导演啊编剧啊这类的输出作品岗位的,就未必了。

我和雪君姐曾经一起参与过南方电视台的新广产剧项目,一方面希望剧能推广出去获得广告收益,另一方面主创们也很用心将很多本土文化融入创作。

还记得当时到第三季《总有出头天》的时候,负责创作主题曲的马汉阳老师就把客家儿歌的元素加入其中——

“月光光,秀才郎,骑白马,过莲塘”

虽然只是短短一段念白,但还是勾起不少共鸣。

且不说看到完整的呈现客家风味的电影电视剧,哪怕是在更多作品中,体现出客家元素,都是需要有懂客家的创作者参与的。

不管他,用到客家元素到底是真爱,还是纯为商业消费,对于客家文化来说,其实都是有益的推动。

但你知道吗?这样的人,真的非常缺少。

今年初,我们去参加大粤网的自媒体沙龙,我有幸担任了其一的演讲嘉宾。

那天的演说中,提到疯粤未来会尽力继续开拓“疯狂的方言”系列,除了疯狂粤语,最好还有疯狂潮语,疯狂客语。

当时就有问到,既然你们这么重视而且看好这块,为什么不现在就做呢?

我当时眨巴眨巴眼,无奈地回道——

“因为不论是潮语还是客语,找到合适的编剧导演,真的不容易啊!” 


你为什么觉得客语土?

这段时间,因为动念想写关于客家的思考,也特别在知乎之类的网站上关注客家的话题。其中有个网友提到一句:“所以依我的拙见,让客家文化语言消亡的主要原因不是国家普及普通话这一政策,而是现如今的年轻人观念的问题。在他们心中已经树立了一种使用客家语言是为一种土气、一种跟不上时代潮流的观念。”

客语土吗?

有时候,你真的会这样觉得的。特别是在社交网络上,看到动不动就爆方言粗口问候人的“老乡”,就像在国外看到随地吐痰的同胞一样。而要让你立马说出一个能让你自豪的客家名人明星有谁?有多少人能做到脱口而出?

 如果问题改成,最让你流口水的客家菜有哪些,答案会来得爽快很多。

我说一个,酿苦瓜。

▲当你在暴走大事件这样的被大量年轻人喜爱的网络节目上,看到一句客家粗口,除了接地气的亲切感外,你还有什么想说吗?欢迎评论交流。


那些唱歌的客家人

说到“土”这个字,难免会刺痛很多人的敏感神经。

但是,难道你不提,它就会消失吗?你就会愿意去跟你的朋友介绍你是客家人吗?

我们只能用更好的作品来刷新。是的,几乎没有别的办法。如果有一条讲客语的短片,能获得国际奖项的肯定,有一本讲述客家人故事的小说能成为经典,有一个客语乐队能走出小地方获得更多人的喜欢——土这个字,总会被扔掉的。

事实上,客家人的努力在这一方面,一直都没停过。

上次提过的《客家人系有料》演唱者华D,就不多说了(他是个惠州的客家人,最初是模仿学友出身,在真正走红前,还当过码头搬运工,也是熬了好些年才小有出头)。

而唱客家民谣的李秋林,也曾经拿下华语金曲奖的最佳客语歌。这个来自韶关的歌手,用自己的乡音,唱着《二十四节气歌》,清脆的吉他声里,让人感觉到了客语歌的另一种可能性。

▲李秋林

而在海峡对岸,客家的声音也在音乐中幻变出惊喜。一个叫神棍乐队的ROCK BAND,推出着自己的客语专辑。摇滚模式的客家音乐,虽然有好多咬字发音有差异,但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心跳节奏也不知不觉加速。

我闭上我的眼睛 行在这条公路

放下心和大家 听山林讲古

我看到白色海浪 在海边登陆

让太阳和月亮做我的衣服

向日葵的花圃

萤火虫在跳舞

这里丰富的景色 我写不出 

这条九号公路

通往另一个国度

在一首叫《九号公路》的歌曲中,神棍乐队这样唱道。和大家看到的书面语不同的是,唱出来的话是另一种——“太阳”是“日头”,“衣服”是“衫裤”,“向日葵”是“太阳花”,“萤火虫”是“火焰虫”……

“音乐上融合了电子/DJ/摇滚/Nu-Metal/Jazz/等多种式,并利用传统摇滚乐编制以及客家北管/八音传统乐器,结合摇滚与客家传统音乐的旋律,来展现这个新世代需要新的文化融合,以及所需赋予的新的价值观与时代性。”

——来自网络的一段对他们的介绍文字


会有更多发哥来讲客家

所以以后客家话能不能更多出现在影视作品里面?以怎样的形象出现?有没有更多发哥这样的影帝级明星来讲?有无可能诞生客家人中的JAY CHOW?

如果按照当前,好像有点困难,但又好像不是全无希望。

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客家人系有料吧。(请脑补唱出来)

就像发哥的电影里面,经常会听到客家话。除了《纵横四海》里,还有陈惠敏对发哥咆哮的片段“阿豪,你唔好唔记得,无涯兜帮惹老头打天下,你会有今日?”

▲在今日头条里不经意刷出这样的视频时,都会不自觉笑出来。

好好玩啊,是不是?

是,我们希望在以后的电视电影和流行音乐等等,可以有更多客家元素的出现。也希望有更多客家青年的自信的才气之作出现。

优秀的作品,一定是可以冲破地域局限、冲破语言屏障、冲破时空,给世界带来力量的!

土不土这件事,总归会被大家一笑而过。

作者 | 村长

编辑 | 卢比

村长专栏【客家有么料】往期回顾:

我是客家人,但我一点都不了解客家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