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集锦】民谣大全(2)

民间文化艺术2019-07-06 00:15:53

  话题之二:形形色色等级歌  “一等人是官倒,出了事有人保”    ——形形色色“等级”歌    中国曾经是一个平均主义盛行的国家。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高速发展,一部分人率先富起来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这是改革开放的成就。但百姓们也同时发现“共同富裕”也还不知道需要多少年,于是本来等级森严、封建意识很强的中国人,由于经济上、社会地位上、道德观念上、文化素质上的差别和分工的不同组成了社会上的各个阶层,因而百姓们编出形形色色的等级歌,就足顺理成章的事了。    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类型的差别。我们的党和人民群众最不满意的是道德上的差别和权力的滥用,这不能给每个人以公平竞争的机会。所以,在民谣反映各种差别时,主要鞭鞑道德上的恶,即着力于反映党风与民风,这也是三代领导人历来所强调的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某 等 人:某等人,是专家,挣的钞票刚够花。 某等人,拿课本,戴着高帽喝凉水。 某等人,坐机关,白吃白喝弄条烟。 某等人,是工商,吃了喝了还得装。 某等人,是老板,买空卖空成大款。某等人,是路霸,缺钱花了把车卡。  某等人,是明星,挣的票子数不清; 某等人,方向盘,上班下班都挣钱;   某等人,是个体,挣多挣少归自己;  某等人,是画家,画完螃蟹画大虾;   某等人,查卫生,不见好处不发证;  某等人,包工程,吃喝嫖赌样样行;   某等人,跑销售,年年月月吃回扣;  某等人,开小车,跟着领导混吃喝;   某等人,有后台,弄点名堂就发财;  某等人,管车船,马达一响就要钱;   某等人,当导游,年年月月吃回扣;  某等人,当电霸,不给好处就拉闸;   某等人,管收税,不塞票子你倒霉;  某等人,是教师,一年四季欠工资;  

某等人,老大哥,工厂关门没吃喝;  某等人,种田佬,交了粮食收白条;   某等人,是盲流,不知何日是尽头。  某等公民:某等公民搞募捐,不望丰年望灾年;  某等公民是个体户,有人快活有人哭;  某等公民拿杆枪,无心服役只想发;  某等公民交警队,马路旁边吃社会;  某等公民吃回扣,贪污受贿没有够;  某等公民是买办,围着洋人屁股转;  某等公民离退休,生气上火喝稀粥;  某等公民是记者,耍笔杆子混吃喝;  某等公民掌实权,摇头晃脑就来钱;  “三等人”:  一等人:手持大哥大,  出门坐豪华,(汽车)  吃喝信用卡,  搂着“十七八”(跳舞)  二等人:腰挎BP机,  出门就“打的”(坐出租车)    吃喝甩现钱,  时常打“野鸡”(泡妞) 三等人:见面递名片, 出门骑车转,(摩托车) 偶尔解解馋,  回家啥都干。 走 四 方:一等人想到北方(北京)  二等人想到南方(广东)  三等人想到好地方,  四等人还在老地方。 四菜一汤:四菜一汤,因人配方:  一等人山珍海味甲鱼汤, 二等人鸡鸭鱼肉三鲜汤, 三等人白菜萝卜豆腐汤,  四等人一碗面条喝面汤。  秘 书 谣:一等秘书跟着跑,二等秘书写报告,  三等秘书搞外调,四等秘书核文稿。  记 者 谣:一流记者炒股票,二流记者拉广告, 三流记者写外稿,四流记者拿红包, 五流记者为本报,六类记者没人要。  四类爸爸:版本一  一类爸爸不说话(有秘书办);  二类爸爸打电话(找熟人办); 三类爸爸讲好话(请照顾办); 四类爸爸坐家骂(实在没法办);  版本二  一等爸爸无牵挂,  二等爸爸打电话,  三等爸爸跑上又跑下, 四等爸爸坐在家里骂。版本三  一类爸爸不说话,位高自有人拍马, 稳稳当当早安排,一步登天福气大,  虽是无言两心通,论功行赏该提拔。 二类爸爸打电话,叽叽喳喳把话拉,  阁下这次帮了忙,日后一定要报答, 礼尚往来是古训,拍板成交请开价。  三类爸爸权不大,却会钻营拜菩萨, 贵重礼品随身带,走了东家走西家, 心诚则灵终好报,阿弥陀佛能开花。  四类爸爸把岗下,今天生气明天骂, 无官无权打游击,四处找钱来养家, 子女各自当八仙,自己赚钱自己花。 四类儿女:一类儿女有福气;二类儿女玩阔气;  三类儿女靠运气;四类儿女干生气。 四等美女:一等美女嫁老外,二等美女嫁港台,  三等美女嫁款爷,四等美女嫁权财。 四等厂长:一等厂长搞引进,二等厂长跑深圳,  三等厂长搞联营,末等厂长厂里蹲。 四等股民:一等股民是 “公仆”,公司登门送内股; 二等股民证券商,巧立名目收大洋; 三等股民是大户,导演牛市和熊市;  四等股民游击队,胆战心惊捞小惠。 四类警察:(个别穿警服的败类)  一类警察交警队,上了马路就收费;  二类警察刑侦队,案子未办就喝醉;   三类警察治安队,赶走嫖客接著睡;  四类警察辑毒队,暗地勾结黑社会。   四等男人:版本一  一等男人家中有家; 二等男人墙外开花;  三等男人到处乱抓; 四等男人下班回家。 版本二  一等男人到家空调凉;二等男人到家被老婆凉;  三等男人到家饭菜凉;四等男人孤单太凄凉。    上海四等人:    一等人漂洋过海,二等人深圳沿海,    三等人从此下海,四等人留在上海。    五等男人: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    三等男人随要随抓,四等男人下班回家,    五等男人回家看到了她的他。    五等作家:一等作家向上瞧,跟着官员做幕僚;    二等作家喜跳槽,专为企业做广告;    三等作家入黑道,翻译*好财道;    四等作家写文稿,饿着肚子显清高;    五等作家快潦倒,猎奇创异登小报。    六类男人:一类男人家外有家,二类男人家外有花,    三类男人花中寻家,四类男人下班回家,    五类男*不在家,六类男人无妻无家。    抽烟的等级:     版本一    抽好烟的不买烟;买好烟的不抽烟。    省中华四大云,县级以下乐福门;    公司职员希尔顿,村屯干部抽石林;    董事长和总经理,精品中华和玉溪;    红塔山也不掉架,大腕款爷大哥大;    *小伙玩长剑,工人抽的是五连冠;    老百姓是最痛苦,买包香烟五角五;    旧报纸,蛤蟆烟,用手摄,吐沫粘,    一头粗来一头尖,卷上一棵抽半天。    版本二    县长“大中华”,局长“红塔山”,    科长“牡丹花”,一天两三包,    自有人给他。    版本三    抽着阿诗玛,办事处处有人卡;    抽着红双喜,请客送礼靠自己;    抽着红塔山,小车接送上下班;    抽着三个五,吃喝嫖赌又跳舞;    抽着芙蓉王,洗脚桑拿又上床;    抽着大中华,你想干啥就干啥。    祝你致富踏上万宝路,事业登上红塔山,    情人赛过阿诗玛,财源遍布大中华。    喝酒的等级:    X级干部喝烧酒,说骚话,做骚事;    X级干部喝白酒,说白话,打白条;    X级干部喝啤酒,穿皮衣,搞皮叛;    X级干部喝黄酒,亮黄牌,看黄碟;    X级干部喝红酒,伴红裙,收红包;    X级干部喝洋酒,说洋话,泡洋妞。    求职之门:对博士生敞着门;对硕士生开着门;    对研究生半开门;对本科生留着门;    对大专生斜着门;对高职生关着门;    对高中生没有门;初中生最好别出门。    抗战十等人:    一官二商三娼家,四发五擦六洋车,    七工八农九公务,十等教员与叫花。    十等警察:一等警察车管所,三姑六戚全办妥;    二等警察交警队,站在马路吃社会;    三等警察治安队,赶走嫖客自己睡;    四等警察管外事,吃里扒外有关系;    五等警察派出所,年年奖金靠勒索;    六等警察刑侦队,未到现场人先醉;    七等警察经文保,吃了老板宰大款;    八等警察管犯人,创收全靠开后门;    九等警察是巡警,站在马路看风景;    十等警察是信访,喝茶看报等下岗。(此谣乃憨豆先生所荐,说的虽然是个别,但并非无稽之谈。)        十类司机:一类司机开民航,国内国外到处逛;    二类司机开轮船,高档家电样样全;    三类司机开小轿,跟着领导吃又跳;    四类司机开大客,亲戚朋友随便坐;    五类司机开中巴,家里从不缺钱花;    六类司机开出租,天天都有现钱收;    七类司机开小卡,隔三岔五捞一把;    八类司机开蹦蹦车,黑了心肝宰顾客;    九类司机开大板,拉点私货捞点钱;    十类司机赶马车,卖点草料换酒喝。    农村十等人:    版本一(人民公社时期)    一等人是村支书,社员把礼送到屋。    二等人是村支委,亲朋好友跟着美。    三等人是当队长,喝了一场又一场。    四等人是会计员,兜里不缺零花钱。    五等人是保管员,家里粮食吃不完。    六等人是记工员,隔三岔五不下田。    七等人是复原兵,拿着镰刀去砍青。    八等人是车老板,卖了马料下饭馆。    九等人是掏大粪,干多干少没人问。    十等人是黑五类,广播一响到大队。    版本二(人民公社时期)    一等人,是支书。盖新房,住新屋,老婆孩子都特殊。    二等人,是支委。喝着酒,张着嘴,亲戚朋友跟着美。    三等人,是队长。敲完钟,躺炕上,干活不多还得奖。    四等人,是财会。团结票,口袋揣,钱花完了乱摊派。    五等人,车老板。卖马料,下小馆,余下零钱买香烟 。    六等人,保管员。有吃喝,又有权,一把钥匙能通天。    七等人,屯不错。腰杆硬,话敢说,大会发言头一个。    八等人,是豆官。卖小边,留大边,转转磨磨溜须官。    九等人,大老黑。起大早,贪大黑,一年受累净挨克。    十等人,黑四类。干脏活,还请罪,苦干实干也不对。    八、九十年代十等人: 版本一    一等人是官倒,出了事就有人保;    二等人是公仆,游山玩水享清福;    三等人搞承包,吃喝嫖赌水平高;    四等人干租赁,坑蒙拐骗没人问;    五等人是明星,挣的票子数不清;    六等人搞个体,挣多挣少归自己;    七等人干宣传,隔三岔五能解馋;    八等人是画家,画完螃蟹画大虾;    九等人大盖帽,吃完原告吃被告;    十等人老百姓,学习雷锋干革命。    (所谓“官倒”,就是当官的投机倒把。它是指社会权力结构中,某些中上层人士,利用职权倒卖国家物资或权力,牟取暴利的行为。)    版本二    一等人是公仆,老婆孩子享清福;    二等人机关坐,轮流出国真快活;    三等人搞承包,吃喝嫖赌都报销;    四等人搞租赁,游山玩水带小姘;    五等人吃回扣,贪污受贿没有够;    六等人大盖帽,山珍海味随便要;    七等人手术刀,要想活命送红包;    八等人开小车,跟着领导混吃喝;    九等人干个体,骗了张三唬老李;    十等人主人翁,拎着饭盒学雷锋。    版本三    一等人掌实权,点头晃脑就来钱;    二等人搞承包,吃喝嫖赌全报销;    三等人大盖帽,吃完原告吃被告;    四等人当律师,发财全靠打官司;    五等人干个体,骗完老张骗老李;    六等人手术刀,要想治病递红包;    七等人当演员,扭扭屁股就挣钱;    八等人交警队,马路旁边吃社会;    九等人跑销售,年年月月吃回扣;    十等人查卫生,不见好处不发证。    十等公民:一等公民是官倒,不费力气赚钞票;    二等公民是公仆,游山玩水享清福;    三等公民搞承包,吃喝嫖赌全报销;    四等公民当老板,买空卖空成大款;    五等公民当律师,发财全靠打官司;    六等公民是明星,挣的票子数不清;    七等公民手术刀,割开肚皮要红包;    八等公民搞个体,挣多挣少靠自己;    九等公民方向盘,上班下班都挣钱;    十等公*人翁,忙到如今两手空。    十等干部:一等干部当领导,“五子登科”都不少;    二等干部管干部,升官发财两不误;    三等干部管财务,响应号召要先富;    四等干部搞税务,吃喝拉撒有人顾;    五等干部搞司法,案犯把礼送到家;    六等干部搞经济,公款吃喝泡小蜜;    七等干部跑业务,游山玩水两不误;    八等干部搞宣传,走到哪里哪里烦;    九等干部搞科研,心高气傲讨人嫌;    十等干部在基层,小打小闹有保证。    十等男人:      版本一    一等男人去做官,叱咤风云不一般;    二等男人当大款,贫穷一身只剩钱;    三等男人做演员,影视歌舞全发展;    四等男人干律师,黑能变白红变绿;    五等男人当记者,给钱就能瞎胡扯;    六等男人开小车,跟着领导混吃喝;    七等男人搞推销,到人门前先弓腰;    八等男人把工做,工厂里面混日月;    九等男人小买卖,青椒萝卜空心菜;    十等男人把田种,负担越减越沉重。    版本二    一等男人进党政,只管发号又施令;    二等男人公检法,口辩黑白有钱花;    三等男人吃财政,基本工资有保证;    四等男人去经商,管他下岗不下岗;    五等男人进外企,虽受约束薪如意;    六等男人呆中企,大学文凭去扫地;    七等男人摆地摊,一天赚包红塔山;    八等男人卖苦力,只要有活心安逸;    九等男人去流浪,东奔西走穷酸样;    十等男人去乞讨,忍冻挨饿命难保。    十等女人:      版本一    一等女人上政坛,呼风唤语半边天;    二等女人自己干,自己说了就能算;    三等女人嫁导演,先当明星再赚钱;    四等女人傍大款,金山银山花不完;    五等女人当三陪,给了小费管他谁;    六等女人去上班,月月挣点零花钱;    七等女人当主妇,清扫做饭洗衣服;    八等女人去打工,无钱无势身价轻;    九等女人小商贩,街头路边摆小摊;    十等女人嫁农民,吃了上顿愁下顿。    版本二    一等女人去卖官,吃喝玩乐赛神仙;    二等女人去卖唱,一年半载富婆样;    三等女人去卖俏,大款小腕都可抱;    四等女人去卖情,眉来眼去笑盈盈;    五等女人去卖货,生意红火也不错;    六等女人去卖力,一年到头忙不息;    七等女人去卖身,熬夜担惊多艰辛;    八等女人无人要,一哭二闹三上吊;    九等女人没着落,跟着父母混吃喝;    十等女人去讨饭,垢面破衣街上转。    十等骗子:一等骗子发广告,昧着良心唱高调;    二等骗子办公司,没钱嫖赌就集资;    三等骗子开工厂,加班干活不发饷;    四等骗子炒股票,坑得股民把楼跳;    五等骗子教气功,装神弄鬼把人蒙;    六等骗子办歌会,高价卖唱不纳税;    七等骗子租柜台,撕掉商标充名牌;    八等骗子开舞厅,利用美女把人坑;    九等骗子开黑店,专卖假货把钱赚;    十等骗子装乞丐,可怜兮兮把人害。    离婚十等人:    一等离婚的有小姘,一看见媳妇就泄劲;    二等离婚的是款爷,经常在外边搞破娃;    三等离婚的是气难咽,老婆见谁都来电;    四等离婚的是住两地,牛郎织女起不了蜜;    五等离婚的是有难题,一个槽养不了两叫驴;    六等离婚的自食其果,让女人缠的没法躲;    七等离婚的是穷凑合,夫妻生活不和谐;    八等离婚的是背叛型,两人压根儿没感情;    九等离婚的是色鬼,和他结婚的女人一大堆;    十等离婚的是老尿泥,经常骚挠小阿姨。    上网十等人:  一等网民是版主,你的命运我作主,  有的版主好服务,有的让你没处哭,  只上不下成制度,站长也没我幸福。  二等网民是版副,也有权来也辛苦,  删你文章没道理,个人爱好是缘故,  我的位子固不固,不看大家看版主。  三等网民是站长,我买机器我架网,  东家短来西家长,吵架吵到我床旁,  出头露面淌浑水,你说冤枉不冤枉。  四等网民是老姜,历史人文帖子长,  平时不管说什么,总是有人来捧场,  两只老姜论起战,累得版主整理忙。  五等网民是台商,一国两制好榜样,  美丽宝岛我领土,随便出入你莫想,  有时出来逛一逛,没事臭臭共产党。  六等网民是流氓,脏话出口从不想,  只要惹俺气不顺,抡起袖子就上场,  封了我不怕, 换个名字还一样。   七等网民是小将,爱国口号最激昂,  八区巡逻保卫忙,碰上汉奸掐一场,   心情激动常犯规,站长版上申诉忙。  八等网民清华帮,人数众多声音响,   闲来无事聊食堂,兼批美眉坏思想,  平时都是老实人,要争第一可不让。   九等网民酸人党,躲在角落诉衷肠,  风花雪月知音少,顾影自怜几人赏,   滴下眼泪一串串,谱成妙文一行行。  十等网民是光光,同病相怜灌水忙,   经验介绍倒不少,不知用上用不上,  跟着XXXXXX书记,明年*别指望。    美容十等人:  一等美容的是纹眉,做的再好也发贼;  二等美容的是除皱,整得新的不如旧;  三等美容的是去雀斑,整完能保持十来天;  四等美容的是除痤疮,怎么整脸上也不光;  五等美容的是烫头, 活象一只狮子狗;  六等美容的是隆乳,自然美不要要园溜鼓;  七等美容的是做眼线,做的眼什么也看不见;  八等美容的是面磨,做的活象个老妖婆;  九等美容的是整容,整的面部全变形;  十等美容的是隆鼻,实际上是贴上一块皮。 化妆美容本属生活小节,无须苛求,但因为“美容”而毁容,实在令人叹惋!去年9月南京某公司推出“天荣瑶奶浴室”,用牛奶洗澡据说是蒋介石的老婆宋美龄的一大乐事,而今平民“贵族化”,开个牛奶浴室供大家享受享受,何其妙哉!有诗讽喻:“曾闻美浴属桑拿,今见瑶池溅奶花。唯利是图商海乱,挥金如土世风斜。敢同宋氏争尊贵,更与慈禧竞侈华。纵览千秋兴废史,成由勤俭败由奢。    减肥十等人:    

一等减肥的不吃饭,饿的全身冒虚汗; 

二等减肥的要体形,想把肚子能减平; 

三等减肥的挺残酷,爱吃泄药总拉肚;

四等减肥的最苦恼,用了百药不见效;

五等减肥的无可奈,超剂量服用“瘦的快”

六等减肥的真上火,减肥后肉皮全是折;

七等减肥的挺乐观,反复学习《愚公移山》;

八等减肥的负担大,总担心两腿压开了叉;

九等减肥的真有趣,摔了跟头两头不着地;

十等减肥的更可怕,脸比别人的屁股大。

街头摆摊十等人:

一等摆摊的是修破鞋,十个里头有九个学;

二等摆摊的是修阳台,马路牙上面坐一排;

三等摆摊的是烤肉串,内地人装成新疆汉;

四等摆摊的是卖匙链,桥上桥下排一串;

五等摆摊的卖减价货,警察不在时随地坐;

六等摆摊的看命算卦,闭着眼睛尽说瞎话;

七等摆摊的是卖眼镜,你要想退货把眼瞪;

八等摆摊的是倒香烟,专卖局一来就收摊;

九等摆摊的是卖水果,收税的来时上厕所;

十等摆摊的是量体重,老太太守着电子秤。 

  勿庸置疑,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给中国带来了生机和活力,使中国逐步走上了富裕、文明、法治的道路,这是众所周知的。但也暴露出了形形色色的问题:封建传统观念与新观点的碰撞,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脱节,法制的不完善,西方腐朽生活方式的渗透,少数掌握实权的干部利用职务之便,中饱私囊,由此而导致的人与之间的收入、地位、生活条件差异更大,这种社会新问题的解决,不仅需要各个方面的共同努力和法律的不断健全,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要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和谐之日,就是“不平则鸣”的民谣越来越少之时。   话题之三:谈今论昔话改革  “礼物折成现款了,酒盅变成大碗了”  ——谈今论昔话“改革” 始于1978年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使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充满了生机,昔日的中国出现了日新月异的变化,也冲击着中国人的传统生活方式与传统观念,少部分国人的道德、信仰在发生变化。就连祖传的中国字、词的含义也不断延伸,不断演绎。 (免责声明:内容来源网络,本平台不持立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