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民谣的未婚女青年都什么下场?|说民谣

南京印象2019-11-30 10:18:12

有个2002年考上北大的青海状元给女文青指了两条路:要么你长得好看,有潜规则价值;要么你踏踏实实学会做饭。


这位状元叫邵夷贝,凭着09年的《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在民谣界声名大噪,就连浙江卫视当家花旦朱丹,都在当年靠翻唱这首歌“伪装”未婚女文青。

邵夷贝 ▲

这两条路,不知道邵小姐走的哪条道,只见她跟民谣一哥李志合唱过。在李志歌里出没过的女声,据说除了林志玲、苍井空,剩下就这邵小姐了。


听说民谣属于鄙视链的底端,很多人认为国内的民谣很low。

有一天,有个男人严肃地问:我特别想搞清楚,什么人真心喜欢民谣,认真告诉我,你大学时候听过歌吗?一把破吉他,这是成本最低的泡妞术好不好。

陈鸿宇 ▲

更具体的指摘有二。首先说歌词言之无物。陈鸿宇《船子》中写:“出走时青年,灯塔肿胀”。人听完,拿着擀面杖就冲出来,说,“暗喻什么啊,幼稚。回头给你写个小程序,自动写诗,不就翻来覆去几个佶屈聱牙的词么。”

第二是说,旋律就是朗诵。你是没听人念书吗。

啊呸。


离毒舌远一点。离咪蒙远一点。

打《诗经》开始,歌抒情诗言志,分工明确,陈鸿宇先生抒情言志一齐来,在歌词里意味深长,几乎每句都展现诗歌赋予的余韵,还不是“穿越中国去睡你”或者“我做的馅饼最好吃”那种路数。

哎呦,迷死我得了。

因为《正趣果上果》和《性空山》,完全可以原谅陈粒小姐的游刃双性。对于特别有才华的人,世界会网开三面。

陈粒 ▲

起码我老老实实去查了《正趣果上果》每一句用典来源,查后对写词人景仰不已,功力早在方文山只讲韵脚的对仗之上。就那么几十个字,写尽梁武帝、苏武、唐明皇、杨贵妃、周星驰、尾生……歌名就打南北朝梁武帝萧衍的《游钟山大爱敬寺诗》(来,南京人来念念最后三字)第四十七句来的,正不正?

苏轼站在文赤壁那儿,也就想了下三国周郎,小乔初嫁,再多也没有了。这什么写诗软件能编排出来?啊啊啊啊啊啊,你说你说。

李志 ▲

来,刚说民谣全是念书的那位,点播了一首李志先生的《谁他妈没织过毛衣》送你。


成本低怎么了,喜欢民谣的姑娘透着质朴,流露出一股加州牛肉面的气息。

气势磅薄,一帮乐队在后边支棱着,有时候除了证明人傻钱多,也不能说明更多。

周云蓬的民谣现场 ▲

论装逼,装得过陶渊明嘛!

有个故事说,陶先生虽然文采出众,却并不懂音律。舍官隐居,家中有一张没有弦的琴,每次在和朋友一块喝酒时,每每微有醉意,便在这张无弦琴上抚弄,说,只要识得琴音中的意趣,又何必一定要将琴弦抚弄出声呢?

装逼凸显智商缺陷,同学,咱能好好听歌不吵架吗。


正好跟第二段那男的观点相反,我倒觉得民谣最感人部分就是歌词。素颜美女唯靠五官迷走江湖。

程璧 ▲

不用怀疑,我国人民对文字的感悟能力向来出类拔萃。关于这点,罗尔老师表示不能赞同更多。他那篇风华绝代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创造了接近一亿的微信点击量,有传言说在微信有生之年,恐很难有出其右者。

除了生死都是小事,什么是大事?大事是人家轻轻松松收获了400多万的真金白银,好在最后都原路返回了。

看过罗尔老师的视频,以及听过其关于三套房分配方案后,再对比那篇《站住》,除了一万次感慨“卧槽”,你还能想到什么?

我的感想是,永远不再相信没见着脸的东西。


1994年暮秋,大神王菲小姐也发过关于文艺女青年界出路问题的天问。那是一首深具民谣气质的歌,她困扰的议题倒不是嫁谁,而是“他们说你到四十岁的时候,会有外遇,这让人担心”。

歌中吟唱的出路是:我信佛,这有没有帮助……

显然有帮助。菲姐靠着深居简出的寡欲气质,纵横捭阖活成传奇,当日令她困扰的男人如今落寞街头,吃9块一碗的潦倒面条。枕边人换成特别会做饭,听到她名字会甜笑的有钱靓仔小谢。

这多么励志的故事。但你不是王菲。

听状元邵老师那句劝,别心怀啮齿大志愿,被人称作小可怜了,还是潜心研究厨艺吧。


你对民谣有什么看法?或钟爱?

都可以发表你的看法,或推荐特别的民谣!

欢迎投稿:119636878@qq.com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