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帜鲜明的支持民谣音乐

X博士2019-07-04 01:22:02




文:霍启明

熟悉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喜欢新裤子。今天讲个我和民谣的故事

2005年,整整十年前,我还上高二呢。内时候我去我们秦皇岛最牛逼的华林音像店淘碟,在一个小角落里发现了一张叫野孩子乐队的唱片,这张专辑是他们2002年在上海一个小酒吧演出的现场录音。此后这张专辑成了我的挚爱。


就是这张cd,我一直挚爱

在听这张cd之前,我根本就没听说过野孩子这乐队。但cd播出来的一刹那,我就被那苍凉的声音和歌词给震了——“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他们说你的泪在天上飞”。这种感觉我从来都没感受过!所以我赶紧边听边上网查这个乐队的信息,才知道野孩子乐队最开始是由小索和张佺两个来自大西北农村的青年组成的,唱的都是西北民谣的改良版。在当歌手之前,他俩种过地,当过民工,所以他们的声音和歌词,完完全全都是来自土地的声音,那种用脚一步步趟过艰难生活的声音。真实、粗糙、质朴,但是里面包裹着一颗赤子之心。但是看着看着,我发现了这样的一个事实:由于长期贫困漂泊的生活,小索已经因胃癌于2004年去世了……17岁的我看到这里,听着耳边传来的小索的歌声,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逢人便向人推荐野孩子乐队,但是感兴趣者寥寥。尤其有个二十多岁爱听金属的大胖子,拿手颠了颠野孩子那张cd,说:“操,好个屁,不就农村的歌儿嘛,谁他妈听民谣啊,土!”金属胖子对我心爱歌手不屑的态度,和粗鲁的言辞,让我十分恼怒。虽然搁现在我能轻轻松松把他喷成傻逼,但内时候17岁的我还没掌握雄厚的音乐理论,无法捍卫野孩子乐队,只能直挺挺戳着,脑子里不断回旋野孩子的那句歌词儿:“他们说你的歌有谁来听,他们说你的泪在天上飞”,感到特别难过。

野孩子乐队演出照片,左:小索,右:张佺。小索于2004年去世,走的时候刚30多岁

经历了生活长久的磨砺,张佺由一个青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男人,声音愈加沧桑。一看这张照片,我就有点难过。

更让人悲伤的是,野孩子的那句歌词,似乎是对那时中国小众民谣圈生存状态最真实的写照——他们的歌声有谁来听?大约在十年前的时候,万晓利、万能青年旅社、周云蓬、李志,都过着非常潦倒的生活。当时我在秦皇岛看过还不出名的万能青年旅店演出,那场面简直凄惨,稀稀拉拉的,这时我又想起了野孩子的那句歌词。于此同时,在那个年代是个网络口水歌一统千秋的年代,什么唱《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的歌手全国知名,甚至连专门做手机彩铃的人,都赚的破满钵满。虽然这很符合经济规律,但想想真让人感到绝望。


万晓利

其实说真的,民谣歌手真的是一群很容易被埋没的人,即使在音乐产业极为发达的美国也是如此。可能大家会说不对啊!你看bob dylanLeonard Cohen不都是响当当的世界级民谣天王嘛!唉,其实大家这都是只看到了少数运气好的民谣人,我便就能举例几十个才华不逊于他二位的民谣歌手:什么Tim HardinClifford T. WardFred NeilIan Matthewsbill callahan……但都是寂寂无闻,甚至像小索一样命途多舛。

那么为什么民谣音乐人这么容易被埋没呢?有人说是大众品位低的原因,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民谣音乐,是非常质朴而打动人心的,只要经历过生活的人,都会倾向于民谣音乐这种风格,比如你们看九十年代的《同桌的你》、《小芳》就是典型的民谣啊,过了这么多年依然让人感动、被人传唱。我认为民谣音乐容易被埋没,完全是由于民谣音乐的内核就是内敛低调,是讲故事的,观众得安安静静听歌中的故事,只能慢慢品味。所以民谣虽然能打动人心,但远不如摇滚、流行音乐那样容易做华丽的包装,也很难产生那种一呼百应的金元偶像。所以一言以蔽之:音乐厂商觉得民谣音乐来钱太慢,不怎么给民谣音乐以广阔平台。


不要说民谣没受众哦。当初矮大紧老师也是民谣歌手,火遍全中国。

所以缺少推介的民谣音乐,一直处于自生自灭的发展的状态。有的人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但我就一直觉得这句话,太他妈气人了,因为我见过太多天才歌手被埋没了。为啥不能找个超大平台,让这些金子堂堂正正摆在大众面前呢?其实大众很喜欢民谣音乐呢!尤其是去年,有两部反应民谣音乐人故事的电影,完全印证了我的想法。两个电影一部是科恩兄弟拍的《醉乡民谣》、一部是《寻找小糖人》,都是讲述民谣天才被埋没,郁郁不得志的故事。但是这两部电影一播,片中描述的歌手Dave Van Ronk和罗德里格兹全部大火,被乐迷全新认识。这完全证明了,民谣音乐并不是曲高和寡,无人爱听,其实民谣音乐只缺一个大的、踏实的、不急功近利展示舞台。


《醉乡民谣》,一个被埋没的民谣歌手的故事

不过前几天,我和我女朋友看电视时,偶然发现《中国好声音》上有不少歌手参赛时选择翻唱民谣,挺让人惊喜的。我还专门看了之前不少的节目,查了一下资料,发现好声音第二季纪海星唱过万晓利的《狐狸》;第三季张婧懿唱过贰佰的《玫瑰》和宋胖子的《斑马斑马》;第三季时伊克拉木&李文琦唱了Don Mclean的《Vincent》(这歌是唱梵高的)。第四季时张鑫鑫翻唱布衣乐队的《秋》……简直太多了,不能一一说。

其中比较让我吃惊的是,第四季张磊翻唱的马頔(马啪啪)的《南山南》。为啥呢?因为张磊的翻唱比原唱更打动我。张磊这歌手三十多岁,20多年没有回过家,是个浪子,现在在新疆乌鲁木齐经营一家打火机店,晚上酒吧唱歌。往台下一站就是一个满脸麻子特别普通的大哥。但是他一操起吉他,一开口,就打动我了。因为真正的好声音像酿酒一样,是歌者的过往人生累积形成的,是其灵魂的结晶,所以一个经历过沧桑的歌者,他的声音让人微醉。其实我之前听过马頔的原版本,相比起来张磊的版本简简单单,没有花哨的穿插采样,从头弹唱到尾,但他真是唱出了五脏六腑的震动,唱到我的心坎里,他的声音让我信服。或许所有“远方成为了家乡而家乡成为了远方”的人都这样吧”。


张磊在好声音上演唱《南山南》,动人

而且不管怎么说,像原唱马頔这样的小众独立声音,搁以前都烂在巷子里,无人知晓。更别谈喜欢不喜欢了。现在民谣火了,喜欢的、批判的人也多了。很多小文青心胸狭隘,就觉得心爱的歌手从小众变大众了 就彰显不出他的高逼格了。我只想说,呸。凭啥别人的努力和才华要被埋没,就该穷一辈子啊,就冲这点,中国好声音就是个好节目!

不光如此,希望能在这节目里听到野孩子的歌儿,听到周云蓬的歌儿,听到顶楼马戏团的歌儿,听到五条人的歌儿!我甚至觉得,假如十几年前就有《中国好声音》的话,没准野孩子的歌就会得到传唱,也许小索就不会走的那么早。


你们的歌有人唱,你们的歌有人听了


就是这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