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 民谣到底在唱些什么

青盟肆幺霸2019-11-01 11:33:43



插图来自张悬演唱会

大家,

《成都》,好听吗?

好听。


那又是什么值得一夜疯传,所有人都得到共鸣,受到感动了呢?

没有。


说到底,民谣还是偏小众了些,因为共鸣和情感不是那么容易共通的。一瞬间烂大街的共鸣大多是人云亦云,深知这一点的人对此鄙夷,也其实他们不是在追崇所谓小众,而是厌恶人云亦云。



^


所以,等热度过了,我才来写这篇。


赵雷上歌手火了《成都》,唱完《理想》后,友人发来信息,小心翼翼的问我:“亲爱的,你喜欢赵雷吗?”我猜她有话要说,殊不知我也是,可我不知从何说起。

她说:“不针对他,但我真的觉得听民谣除了苦日子已经听不到别的了。”我顿时感同身受,想了想,民谣现在都在写些什么?

“穷得只剩我跟我的梦,贼他妈穷。”

我打趣道:“也没有,他们还写姑娘。”爱那个远方的姑娘。


甚至我不懂,《成都》的歌词很浪漫,对城市的眷念如同对爱人的眷念一般。但,这更让我疑惑,民谣除开苦日子、理想自由和姑娘,还有没有别的了?

哦,可能还有朴实,但这样的朴实同样出自苦日子。



^



飞飞是大王在奇葩大会上说:“我们现在自以为比流行音乐牛逼,然而我们现在不就比人穷,除了这个,人家不敢说话你也不敢说话,人家歌颂爱情你也歌颂爱情,这他妈牛逼在哪了?”

而这番话,我认为和民谣同理。


友人还有个不解:“因为我是搞创作的,所以唱功不重要?”对,赵雷在歌手采访的时候说过类似:看重的不是唱功,带来的是情感。

谁说的?大众对民谣的唱功要求的确不高,情感的确高于唱功,不需要高音不需要技巧堆积,但谁说了就不要唱功了?上台破音但是有情感,就是对听众的尊重了?

显然不是。(当然赵雷唱歌还是好听的hhh

这一点,我同样不解。



^


《成都》好听吗?

好听。

但绝不是人人在听人人都说好听的好听。


很多唱民谣的独立音乐人,不是没有有想法的,甚至不少。他们批判他们分析。

这个社会真的没有那么穷困潦倒,没有人人吃不起饭,但这个社会有太多需要我们去挣扎去改变的地方,需要去发声的地方。


但也许政治条件不是那么自由,有且仅有。

那这是我们认为真正需要去表达的自由,而不是仅仅是远方的理想和姑娘。



^


自然,社会主流需要宽容性,必须有迎合和让步,但社会主流需要带动的大众审美,不是只有唱功不是只有情怀不是多牛逼的专业评判——而是音乐让你我共通的频率


民谣态度的表达从来都不是Solgen

我们要听的是自己的想法。



没什么图好放了就放手稿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