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的未来很简单, 民谣还在,你还在

玺菇凉的小屋2020-09-14 07:37:42


我想要的未来很简单

民谣还在,你还在




 

不辜负每一份热情



已经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民谣,那种字里行间对远方的渴求,那种歌词和曲调中透出的情怀。可能是一种缘分,也可能是一种偶然,或许很多的是一种心灵上的向往。释迦牟尼曾经说,“无论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都是对的时刻,已经结束的,就已经结束了。”

 

我想自己最终与民谣结缘,爱上民谣离不开吉他,六年前的自己只是简单的知道吉他是一种乐器 ,民谣是一种歌曲的类型。

自己有一种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节,一种对于会玩乐器的人总是情有独钟的情结,总觉得他们都是身上都有一种独特魅力。后来想想爱上吉他,爱上民谣是否也是出于这样的情有独钟?

 

自己本身是个特别喜欢音乐的人,所以最终毫不犹豫的选择去学习吉他。但是一件事情往往开始容易,坚持却很难。学习吉他手指历经一次又一次蜕皮,磨茧,忍受那种针扎一样钻心的疼痛是必不可少的过程,也是必须经历的过程。经过这段过程之后,慢慢感受吉他每个琴弦发出的不同声音;慢慢从最开始的一个又一个的零碎的音,变成一首又一首完整的曲;慢慢的忘记了一遍又一遍手指蜕皮然后痊愈成茧的疼痛。

 

老师说在那个车马书信都很慢的年代,男生撩妹的时候会拿着吉他弹唱一首《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然后随之而来的桃花运就会源源不断。

 

后来我因为吉他认识了民谣,接触了民谣,并且爱上了民谣。爱上了喜欢董小姐的宋冬野;爱上了想要漫步在成都街头的赵雷;爱上了忘不了祝星的陈粒;爱上了潇洒对待生活的花粥。

 

记得十七岁那年Jam的《七月上》火爆全城,那时候对于一首歌的喜欢可能只是简单的来源于好听的旋律,或者是产生共鸣的歌词。每天单曲循环一遍又一遍,后来渐渐发现平淡不加修饰的歌词更加显得真实。


“我愿你是个谎,从未出现南墙”

遇见一个人,一个爱而不得的人,最终也只是停留在了遇见,不如不遇见吧!这样便不会辜负相遇的美好画面;


“笑是神的伪装,笑是强忍的伤”

后来我们越来越成熟,早就过了那个可以不开心随时大哭,开心了可以放肆大笑的年龄,后来我们都戴上了面具,开始学会伪装,时间告诉我们这叫成长。

 

再后来发现了和老宋长相相似的贰佰,那时候老宋已经吸毒走进监狱,我没有因为他的恶劣不再去听他的歌,反而更加怀念他的《董小姐》他没有和他的董小姐在一起,他们遇到了,然后又错过了。

 

贰佰的《玫瑰》里唱到杂货铺里叫玫瑰的老板娘,“玫瑰你在哪里,你说你爱过的人都已经离去”。

爱过的人已经离去,仿佛失去了才会想起珍惜。

 

后来《成都》火了,赵雷出名了《南方姑娘》又遇见了赵雷。

“她柔弱的眼神里装的是什么,是思念的忧伤”,柔弱,忧伤让人心疼,他们一见钟情,他们爱过,然后又错过。他们忘记了彼此的棱角需要磨合,忘记了很多感情最终都会归于平淡;忘记了……后来,他们没有在一起。

 

马頔认识舒傲寒,是因为同牌子的香烟。那种感觉是看你一眼就想带你回家乡的感觉。他唱“如果全世界对你恶语相加,我便对你说上一世情话。”

我可以一生把你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你惊,免你苦,免你四下流离,免你无枝可依,护你一世周全。

“忘掉名字吧,我给你一个家,傲寒我们结婚我们结婚。”

在稻城冰雪融化的早晨,

在布满星辰斑斓的黄昏,这是他对她的思念,他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爱的人叫傲寒。

 


民谣对于我的感觉更像是一盅小米酒,它是一种细细去品味的过程;是一种倾听别人的故事然后可以与自己产生共鸣,感同身受的过程。

 

它不像摇滚乐那样强烈而粗犷,节奏感极强;不像古典乐那样创作严格规整,旋律清晰悠长。它更像是在诉说一个故事,一段经历。它的节奏很平缓;它的每一段歌词都代表一个故事;它的每一个旋律都能让人产生共鸣。我爱它的不瘟不火;爱它的平淡如水,爱它曲调中字里行间的故事。

 

 民谣的感觉是那种听一时故事便可以怀念一生。如果马頔从小不认识舒傲寒;

如果董小姐没对宋冬野说晚安;

如果赵雷早已娶了南方姑娘。

 

那是不是我们就会牵了手,

是不是我们就会去山南水北,

那里一路的风景都有你......





关注玺菇凉的小屋

希望暖暖的文字可以温暖你的心

文字:筱彤        排版:玺菇凉

图片:筱彤        修改:玺菇凉

Copyright © 上海民谣音乐虚拟社区@2017